•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瀚海雄风又名绝塞 强龙

    发布时间:2020-07-08 00:00:36   


    大沙漠,一望无际,万里黄沙,空旷无人,闷热,寂静。

      天上的日头毒着呢,平常人呆上一小会儿就得脱层皮。

      可这青年却安之若泰,反而很享受似的。他就站在沙漠的中间,一身劲装将
    身子紧紧裹住,衣领很高,连脸也看不太清楚,只可见一双眼睛神光十足。衣服
    上已破了好几个洞,露出结实健壮的肌肉,如铁似的坚硬。

      他侧着耳,像是在倾听什么。终于,他点了点头,轻叹一声,向某个方向纵
    身飞去。他的身形很快,轻功不差。在越过了好几个沙丘后,他停住身子,匍匐
    前行,爬到前面的一个小沙丘后,慢慢地探出了头,眼前是一副令人吃惊的景
    象:"铿铿......"之声不绝,剑光缭绕,裹住了其中的人影,依稀可见是两条人
    影正生死相决。

      黄沙漫天飞舞,气势煞是吓人。显而易见,此乃两名高手。

      那青年大气不敢喘,只瞧得目瞪口呆。

      "铿",一声长鸣,剑光倏逝,人影已分。那青年偷眼看去,不由一震:场
    中二人,左边那人虽已被风沙吹得满面沙尘,却仍可见相貌英俊非凡,眸如秋
    水,鼻梁高挺,白衣飘飘,手中一柄长剑。身形相当高,如标枪身笔直,漠风劲
    吹,衣袂飘扬,十分潇洒。另一人一头红发,目光如狼,又阴又毒,手中竟是一
    杆榆木短枪。

      那青年行走江湖已非一日,只看这二人形貌,就知一人是"白衣神剑"方映
    月,另一个是"赤发魔枪"江一成。这二人名声极响,都是"江湖五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榜"中的
    高手,为当今年青一辈的翘楚。

      方映月嘴上挂着一丝冷笑:"江兄枪法高强,果非虚名之辈。只是要夺这仙
    人掌,只怕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江一成却不回话,只是向前方沙地瞧去。

      那青年闻言一震,顺着他眼光瞧去,这才发现,在二人之间的沙地上竟有一
    株小小的仙人掌,叶绿色艳。

      那青年心中已隐隐约约有些明白:"看来这二人在这大漠中已非一日,只怕
    好几天都没有喝水了,突然看见这仙人掌,自是要争抢一番了。">

      要知这瀚海茫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若不能带足清水上路,一两日间就得
    渴死,任你绝世高手,在大自然的魔力前也是力不从心,莫能相抗。那仙人掌虽
    小,底下却含有不小的水量,足够人多活一两日的。

      江一成沉默一会,说:"方兄,你何尝不然呢。你我二人半斤八两,只怕很
    难一时分胜负吧。再这般斗下去,只怕你我二人精疲力竭,非但那仙人掌吃不
    到,恐怕还得同归于尽,今日就得葬身于此了。兄弟不才,倒有个主意。">

      方映月何尝不知,当下微微点头:"江兄请说。">

      江一成说:"你我二人,一般目的,都是为了那尉迟秘藏。如今秘藏未见,
    就先斗个你死我活,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不若我们将这仙人掌平分了,一人一
    半。分完之后,各走各路,凭自己运气去找那尉迟秘藏好了。">

      方映月沉吟一会,说:"好,就依江兄所言。江兄先请。"说着一挥手,长
    剑"铿"一声,已然入鞘。

      那青年想:"方映月叫江一成先,自是怕他自己拔仙人掌时在背后暗算自
    己。只怕那江一成也是一般想法,要叫方映月先。">

      哪知那江一成竟是十分爽快:"好。"将榆木枪插在腰间,弯腰便向那仙人
    掌抓去,竟不怕方映月暗算。

      方映月也是一愣:"想不到这江一成竟这般信任我,反显得我有小人之心
    了。"心中不由暗生愧疚,戒心略松。

      突然间,寒光一闪,自江一成胁下一柄长枪穿出,直刺方映月心脏。

      "噗"!方映月躲避不及,惨呼一声,身子向后便倒,胸前心脏处鲜血溢
    出,竟给江一成一枪毙命。

      沙丘后青年大吃一惊,差点惊呼出声,总算反应快,忙用手遮住了嘴。

      江一成狞笑着站起身来,"不知死活的笨东西,枉与我同列'五色榜'。哈
    哈。"一抖手中长枪:"人人都知道我榆木枪的厉害,却不知我更厉害的是这可
    长可短的'无影第二枪'。哈哈。"一枪下去,将整株仙人掌挑起,连根带土,
    用一块油布包好放入怀中,再轻抖一下,那"无影第二枪"立即缩成巴掌大的一
    柄尖刃,也放入怀中。哈哈大笑中,扬长而去,看也不看方映月的尸体一眼,显
    是对自己的枪法极为自信。

      直到江一成的身影湮没不见,那青年才站了起来,望着方映月的尸体,微叹
    一声:"他好歹也是中原武林的成名人物,倒也不能让他曝尸荒漠。"拔起身子
    跃了过去,将方映月抱了起来,准备找一地方将他安葬。

      "咦?怎么这么轻?"那青年惊讶不已,只觉手中的躯体实在是轻得很,实
    不像一个堂堂男儿汉。

      "救我......"微弱的声音忽自方映月口中传出。

      青年一惊:"他没死?"凝目望去,只见他胸口起伏,竟还有一口气。青年
    一喜:"看来还有得救。"不再迟疑,身子如飞般跃起,向来时路奔放而去。

      一会儿后,已来到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他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看不到有一
    丝人影,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便突然沉了下去,消失在茫茫沙海中。

      这是一间小小的石室,正中有一张石床。那青年轻轻将方映月放在床上,吁
    出一口气:"真奇怪,江一成那一枪明明刺中了他心脏,他怎还未死?">

      带着疑惑,他伸手解开了方映月的衣裳--他的手突然停住,脸上是不可思
    议的神情--方映月的胸前竟然围着一块长长的厚厚的布条!看起来有两三层,
    有一个小扣子。此时已被血所染红。

      那青年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终于再次伸了手,将那布条一层层解开。当最后
    一层布条解开,整条布掉在地上,一双高耸的乳峰顿时弹了出来,随着方映月的
    呼吸而上下颤动,诱人之极。

      洁白的酥胸同样动人心魄,只是在心脏处已破了一个小洞,鲜血慢慢溢出。
    那青年一眼看去,这才明白:"原来这方映月的心脏生得比常人竟要略偏一点,
    难怪江一成那一枪刺不死她。">


                 第二回 激将大法

      那伤口的血依然慢慢在流,鲜红之中竟还含着一丝浅绿。

      那青年凝视方映月胸口伤洞,脸色慢慢地沉重起来:"唐门的'绿无限'!
    那江一成的枪上竟然还涂有剧毒!岂有此理。"微叹一口气:"没有解药,这可
    怎么办?难道要用内力将她的毒逼出来了。"随即摇摇头:"我内力不足,如何
    能逼出毒来?除非......">

      沉吟片刻,一咬牙,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回来,手中却捧着一个铜盆,盆中
    盛满清水,还有一块布巾。他将铜盆放在床边,伸出手去,慢慢地将方映月所有
    的衣服全都解开,连亵裤也慢慢除下。

      一具精美的胴体顿时呈现在他的眼前:高耸挺立的乳峰下一片白腻腻的肌
    肤,深凹的脐眼,结实的小腹,两条修长的大腿此时无力的并在一起,却也掩蔽
    不了大腿根部那神秘的桃花源,玲珑莲足,更如玉雕般秀丽......

      那青年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气,胯下长枪猛地挑起,将裤子挺出一个大帐篷。

      他急忙闭上双眼,满面通红,好一会才睁开了,脸上红意稍稍消去。

      那青年取过盆中的布巾,将水捏出,再慢慢地放在方映月的脸上,将她脸上
    沙尘擦去,一张绝美的容颜现了出来,只不过重伤之后,脸色苍白如雪。

      "好美!"心中暗暗称赞,实在忍不住了,那青年低下头去,吻住了方映月
    那苍白的嘴蜃。四片嘴蜃相接,自对方传来的许许凉意,立时让他清醒过来,忙
    抬起头闭上眼,将布巾自她脖项起,缓缓向下擦拭。

      拭到弹力十足的乳房,终是忍不住,将布盖在乳峰顶,手掌隔着布巾大力搓
    动起来。虽是隔了一层,但那种感觉却更令他心动狂乱。

      双手将两只乳球揉成不同的形状,掌心总是牢牢磨着峰顶那一粒珍珠,感到
    它的挺它的硬还有那说不尽的柔腻。他仍闭着眼,但这丝毫也无损他对这具肉体
    的探索。

      布巾向下,双手也向下,一寸肌肤也不肯漏。抚过脐眼,抚过小腹,到了那
    桃花胜景。

      一双大手不自然的颤抖一下,他睁开了双目。尽管心中早已有所想象,他还
    是惊叹出声,内心的狂热促使他半点犹豫也没就立刻将头趴了下去,投入到无边
    的柔软与湿润中。

      "不,不能。"他这样对自己说,"我不能趁人之危。"可是,他的头离开
    了桃花源,双手却不由自主的将她那一双修长美腿分开,让自己的双眼能毫无阻
    碍的看到每一分美景。

      他的双眼赤热如火,颤抖的双手将她的右边美腿缓缓抬起,张开大嘴吻了下
    去。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的右边玉足,像是怕摔碎了她,更是怕将她惊醒。火热
    的舌头将玉趾含进嘴里,仔细吮吸。双手沿着她美腿的曲线缓缓抚摸。

      方映月似有所感,胴体轻轻颤了起来,小嘴发出细细的呻吟:"哦......">

      只这一声,他就再度清醒过来。

      嘴唇离开那美丽玉足,喘了一下,将她美腿放下。反手一个耳光,"啪",
    脸上现出一个火红的掌印。"我不能趁人之危--"他几乎是吼了出来。

      他将布巾再浸入水中,整张脸也埋进了铜盆中,好半晌才抬起头,脸上一滴
    滴水珠慢慢下流,滴在了地上。

      他将她的胴体翻了过去,给她擦拭后背,丰臀及美丽的小腿弯小腿肚。他这
    次擦得很急,很快,可他的心也跳得一样快,不,是更快。

      丰润结实的肌肤给他的享受,是难以言表的。当他拭到那两瓣圆臀时,他对
    自己说:"快,向下,向下......"可他的手又一次背叛了他,牢牢地停在那里,
    十指紧绷,狠力抚摩,将完美的臀肉不断地挤按。

      方映月"嗯"一声,叫了出来,她也感到了极为陌生的热情,她也有了生理
    反应,玉腿有了稍微的抽动。

      他张开嘴,吐出一大口热气,望着这具美到极点的肉体:"只有她动情了,
    体内真气运转,我才能用'激将大法',激发出她的内力,逼出她体内毒素。就
    算有所逾越,也是救人要紧,事急从权。">

      找到了借口,他终于放开了心理包袱。双手一扬,内力到处,崩开了身上那
    一袭劲装,解开全部衣物,露出了如钢似铁的健美男体。胯下长枪更是火一般
    红,杀气腾腾。

      --其实,要让一个女人动情,并不一定非要赤裸相见啊。他知道,可他控
    制不了自己。

      他将方映月的胴体摆正,分开她双腿,整个身子便伏了下去,长枪紧紧挨着
    桃花源,不断摩擦,热气更是直喷入洞。一双手,一张口全力配合,上下求索,
    抚遍了吻遍了方映月的每一寸肌肤。光洁亮丽的胴体,处处是他的掌纹和口水。

      方映月生理反应越来越强,扭动着腰肢和双腿。桃花源内的热气,像是最厉
    害的春药,激发出她体内的春情,也激发出她体内的真气。

      "是时候了。"他己感到她的春意勃发,长枪也早己触到洞内丝丝桃花水。
    他双手按住她的一双玉乳,用力地向中间挤去,原本就深的乳沟愈发地深了,他
    的嘴趴了下去,吻住了那一个伤口。一声大叫,抬起腰,长枪沿桃花源向上刺中
    了她深凹的脐眼,嘴上用力,一吸。

      三管齐下,方映月猛地尖叫一声,上半身便要抬起,却被他紧紧压住,动弹
    不得。上半身用不着力,下半身反应便激烈多了。

      修长粉腿高高抬起,翘在半空,腿尖绷得直直的,如弯月般。

      他抬起头,"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内中更含有一丝丝的绿痕。当他吐
    出第三口鲜血时,那绿痕已消失不见。--毒素已解。

      方映月的双腿松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双肩上。

      他心一颤,转头望去,欲念复起。


                 第三回  石室情怀

      只见裸足微弓,纤细白嫩。几条青筋微微凸起,在那白玉一般的脚面上愈发
    美艳。

      "咕噜"一声,他轻轻咽下口水,将整张脸都贴在那足弓上,感受莲足的秀
    气与娇柔,舌头伸出,轻轻舔着那美丽的脚掌。

      就在这时,方映月胴体一颤醒了过来。朦胧之中,只觉得一双腿很不对劲,
    睁眼一瞧,惊叫出声:"恶贼!">

      曲膝收腿,复又弹出,正中他的胸口。

      他"哎呀!"一声,滚到石床下。总算她重伤之后,力道不重,但仍隐隐作
    痛。

      方映月又羞又怒:"class="innerlink">淫贼,纳命来。"粉脸布满杀气,右手已捏了个剑
    诀--"白衣神剑"最为江湖动容的"冰雪剑气"已是蓄势待发。

      他大惊,急叫:"快看地下。"这时要跟她细细解释,只怕三句话不到,已
    然人头落地了。

      方映月一呆,美目往地上瞧去,只见三滩血迹;又是一愣,仔细望去:第一
    滩,第二滩血中隐含一丝绿痕。

      "绿无限?!"方映月是识货之人,惊叫一声。再看第三滩血,鲜红如炽,
    绿痕却已消失殆尽。

      她冰雪聪明,一见之下心中微一思索,已猜个八九不离十:"莫非......?">

      他在一旁急忙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费了好一番口舌。

      "激将大法?"方映月自是知道江湖中有此一门激发人内力和潜能的功夫,
    闻言不由心下释然;不过想起他为自己疗伤的情景,粉脸却是羞红如花,更衬得
    肌肤玉一般的白。

      他在一旁看得呆了,欲望又起,胯下长枪又复生龙活虎,昂首向上。

      方映月一眼瞧见,更羞更怒:"你干什么?还不把衣服穿上?"忙不迭低下
    螓首,一颗心"怦怦"乱跳,却已将眼前青年的健壮身体牢牢印入脑中。右手捏
    了剑诀,作势欲击。

      他一惊,脸红不已,忙拿过衣裳,三下并作两下,把衣服穿上。

      方映月低着头,偷眼找寻自己的衣裳,发现竟在石床下,忙弯下腰去取。

      他恰好将衣服穿好,抬眼一看,不禁两眼发直:她两条美腿并在一起,遮盖
    桃源春光,然而欲盖弥彰,微微柔丝,更是诱人。弯腰时,酥胸下倾,两只乳峰
    却依然浑圆如球,乳沟之深,只让他想把舌头探了进去,细细品味。

      酥胸,纤腰,小腹,丰臀,大腿,连成了一条完美至极的曲线,看得他口水
    都快流出来。

      方映月柳眉微扬,正对上他炽热的目光,不由粉脸发烧,取了衣服,也不细
    看,往身上便披。一披才知道,竟只是外衣,内衣亵裤,还在地上。这时她是无
    论如何也不敢去取外衣了,双手急颤,便要将衣扣系起。

      哪知心中慌张竟系不上,急得她心中直念:"快、快穿上。"愈是这样想,
    却愈是系不好。

      他看着她手忙脚乱的动作,深深地咽下一口口水,眼前春色,是他怎么也想
    象不到的--方映月衣扣没系好,胸前衣襟散开,自粉颈以下,露出一段洁白高
    鼓的胸肌。犹其是她在披上外衣时,自然而然地挺胸就衣,两只乳峰高挺如山,
    都露出大半,嫣红色的乳珠也似依稀可见。

      此情此景,怎不叫他欲火如焚,偏要强忍住,涨得一张脸通红,胯下长枪如
    铁,直顶得裤裆将要裂开。

      方映月粉汗直流,将内衣沾湿,更显玲珑体态--好不容易终将扣子系好。

      她稍一整理衣裳,微咳一声,抬腿下了石床,站在地上,粉脸抬起,已是英
    姿勃发,又是"白衣神剑"的绝代风采。只是内衣未穿,外袍略显宽大,犹其是
    下摆有开叉,更遮不住两条闪着白光的美腿,隐隐约约间,致命的吸引力更胜过
    此前玉体全裸之时,引得他一双眼睛直是瞧着那浑圆膝盖上下两端的嫩肤,微微
    上翘的玉趾更让他恨不得爬倒在地,像狗一样的舔着。

      好半晌,方映月问道:"你是谁?">

      他收回目光,老老实实回答:"我叫高强。">

      "高强?你武功很高强么?"方映月笑问。

      高强摇头:"不高,不高。比方姑娘可要低得多了。">

      方映月美目一眨,惊问:"你知道我是谁?">

      高强说:"方姑娘天仙一般的人物,我怎会不知。">

      方映月听他称赞,心中微喜,随即想道:"他看了我的身子,还、还用那什
    么激将大法......大肆轻薄,我一生清白都断送在他手中了。若不杀他,只怕......
    只怕就嫁与他了。可他是我救命恩人,怎能杀他?难道......真要嫁与他?......">

      凝目细看,这高强竟是一个相貌堂堂的好汉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