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五一记事

    发布时间:2020-06-17 00:01:59   

    五一节前几天,我和前任女友正式分手了,起因是她觉得我和另外一个女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其实
    在当时是根本什么都没有的),然后我们开始了日复一日的争吵,互相的不信任,接下来这段两年多的感情也走到
    了尽头。放五一了,却不想回家,寝室的兄弟全部都回家去了,剩我一个人,陪我的只有那台电脑。


    「只有你才不会抛弃我吧,兄弟,感谢你陪我度过了四年。」无聊的我对着电脑说。


    「啊……啊……啊……」(千万别以为是淫叫,其实是惨叫,偶的手机自录铃音。)「喂,谁啊?」


    「是我,雪儿。」


    「哦?有事吗?」


    「你五一不回家吗?」


    「嗯,家太远,我怕麻烦,就不回去了。」


    「哦,那你现在在学校?」


    「是啊,开着电脑玩心跳回忆呢。」


    「哈哈,这种养成类的游戏我还以为只有女生会玩呢?」


    「呵呵,我无聊嘛,里面美女多呀,YYing。」


    「我晕,你个色狼。」


    「切,我又没色你。」


    「………………」


    「……………………」


    「对了,晚上你有空么?」


    「我无聊死了,当然有啦。搞啥子?」


    「陪我去逛夜市啦!」


    「哦,好啊,先声明我是不会带钱的。」


    「我晕,为美女付帐是你的荣幸。」


    「我从来不喜欢这种荣幸地。」


    「那我晚上打电话给你哈,拜拜!」


    「886。」


    挂了电话,我不禁纳闷起来,这雪儿也算和我玩得不错的一个女生了,不过却从来没单独和我出去过呀,搞虾
    米嘛。约会?不会啦,不会啦,她上次对我说过她有男朋友的。难道是和男朋友吵架了?也不会呀,打电话的时候
    那么兴奋的样子。算了,不想了,反正正无聊呢,有人陪着压马路也好。


    下午19:00,「啊……啊……」(手机铃声)「喂……」


    「哦……」


    「好,马上……」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揣上两张老人头,逛街去也。到了女生寝室门口,唉,的确是放假啊,别说美女,连个雌
    性动物都没瞧到。无聊的我东瞅瞅,西望望,点了支金牌黄果树,深深的吸了一口,MD,穷啊,抽不起磨沙的。
    五分钟过去了,第二支烟已经燃完……十分钟过去了,第三支烟也将耗尽……十五分钟过去了,我正要掏出电话打
    的时候,雪儿出来了。


    「喂,我说美女,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说已经出来了啊?」


    「别催,等美女是男士应尽的义务。」


    「那也要是等的是个美女呀!」我斜着眼睛,以一个标准色狼的目光扫了扫雪儿,嗯?她今天还打扮的不错嘛,
    一身雪白的连衣裙,一双红皮鞋……(……sorry,各位读者,偶的眼光太差点。这么写我都觉得女主角是未
    成年的那种……难道偶有loli的嗜好?)「色鬼,看什么看。」雪儿的脸抹上了一层红晕。


    「嘿嘿……嘿嘿……」


    走着走着……走着走着……还走着走着……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教训,我终于明白了师兄们给我留下的忠告,千
    万不能陪女生逛街。逛了三个多小时,雪儿愣是一样东西都没买成,也愣是一个商店都没落下。


    「我说,美女,咱们去喝冷饮吧,我请客哟,机会难得。」


    「帅哥,其实我早累了,就等你说这话呢!」


    「寒!……」


    「来两杯什锦刨冰,两人份的烤肉。」


    「我不,我要吃月亮船。」


    「去,和你老公来吃,NND,什锦刨冰才多少,五块一份。月亮船,又叫情人船,两人吃的,五十大洋一个。」


    「55555,我不管,我就要吃月亮船,你不买我就……我就……」


    「就什么?嘿嘿,我又没小辫子被你抓着,嘿嘿。」


    「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吃那个。」


    看着一旁站着的服务生偷笑的表情,我晕,今天被这小丫头片子吃定了。


    「好啦好啦。算我倒霉。」


    「什么你倒霉啊,跟美女吃月亮船是你的荣幸!」


    无语中……我的半张红老头啊。月亮船上来了,不愧是这家冰店的招牌呀,大概有三十公分长,雪层上面铺满
    了各种各样的水果,在一个角上用巧克力淋了一个小小的月亮,另一个角上用红红的不知道是啥玩意做了一个桃心,
    实在是坑人抢钱的佳品。钱都给了,不吃就是浪费,我叉………「等等……不准吃。」


    「嗯?……」


    「我要你喂我,你要吃,我喂你。」


    「晕…………雪儿?」


    「嗯?」


    「你男朋友呢?」


    「吹了。」


    「……………………………………」


    仔细看了看雪儿,155公分左右的个头,披着半肩的头发,瘦瘦的身子似乎还透着一丝骨感,难道,这小美
    女对我有意思?我乱想道。


    「回魂啦………想什么呢?那么入迷!!」


    「想你啊,宝贝。」


    雪儿的脸又红了一下,却没有辩解什么。吃完东西,回了学校,雪儿居然说还没逛得尽兴。于是,我这个苦力
    又在操场上陪她,走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看了看表,已经11点多了,快关寝室门了,于是说了声:「回去吧。」


    送了雪儿到女生寝室门口,雪儿拉着我,说:「我们那一层楼的女生全回家了,就我一个人在寝室里,晚上我
    怕。你来陪我好吗?」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雪儿,然后又淫淫的笑了笑,「嘿嘿,小羊羔自己送上门来了,大灰狼今天晚上要开荤了哟。」


    「我是说,我们寝室有四张床啊,还有电脑,可以上网的。」


    「哦……」我故意拉长了口气。


    「你,不跟你说了,来不来随便。」说完雪儿转身就上楼了。嘿嘿,如此的机会,我又怎能放过,一个箭步,
    立马就跟了上去。(如果有人问起看寝室的大妈去哪了?嗯,我是导演,此剧没她的戏,被偶解雇了。哈哈!)来
    到雪儿的寝室,哇,就是干净呀,想了想自己的那个猪窝,和这里简直有天壤之别。


    「猜猜我睡的哪张床呀?」


    看了看四周,左边一张床边的墙上贴了一个剑心的画,嗯,看剑心的女生有可能,但绝对不会是雪儿这种从来
    没看漫画的人吧。这张床上铺挂着一张窗帘,隐约看见里面的床单被套都被撤了,嗯,主人回家了,东西拿回去洗,
    这张床也不可能。右边的这张下铺床架上全是书,什么C语言啦,什么离散数学啦,什么概率基础啦,雪儿学习还
    不错,有可能。


    看这张床的上铺,贴满了HOT、F4(看见这两字在一起我就想吐,想起当年被女朋友拉着看流X花园,郁
    闷那。),还有什么什么神话,我晕,一点都不喜欢这种。^$#^[email protected]%@#%


    「雪儿,你睡右边下铺的吧?」


    「哇,你好聪明哟!」


    「嘿嘿,那是那是。想当年……」


    「可惜你猜错了。」


    哐当,我头不小心撞了一下门。


    「贴着有剑心的画的,就是我的床啦。」


    「晕,你也看浪客剑心啊?」


    「不看,我只是在寝室看了一次动画的追忆篇啦。好感人哟,雪代巴在剑心脸上画第二道疤痕的时候,樱花飘
    舞,太感人了哦。


    「……?」(其实偶很少看漫画的,不知道以上这个情节在追忆篇里对还是不对?)打开电脑,开了开QQ,
    一个鸟人也没有,难道都出去旅游了?郁闷。又看了看MAIL,全是垃圾邮件,法X功的特多,设为拒收,彻底
    删除………(郁闷啊,当年年少无知,把自己的E- MAIL贴到一个BBS上,从此,垃圾邮件就陪伴着我。偏
    偏这个邮箱地址是偶的名字和生日的日期的组合,舍不得换。


    唉,只好每个星期都删了,哭……)陪着雪儿看完了江湖,一看表都快三点了,我也困得要死,于是爬上了雪
    儿的床,说了声:「我要睡觉。」


    雪儿也跟着爬上了床……………………………………在我对面的床上………也休息了。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N缕阳光照到我的时候,我醒了,动了动,嗯?怀里怎么有个人?一看,雪儿居然跑到我床
    上来了。$^#^#


    ¥……%#*—)……(什么狗屁借口,怕冷你多穿点啊,就穿着个贴身的内衣和小裤裤就跑来和我一起睡…
    …)虽然在被子里什么都没看见,但是张三丰爷爷教给我们每一个男人的内功却已经体现出来了,那就是——一柱
    擎天。雪儿看着我坏坏地笑了笑,还伸手轻轻弹了一下我的小弟。


    我…………坐怀不乱的那是柳下惠,我可不姓柳。伸手把雪儿和我身上多余的束缚全去掉,轻轻捏了捏雪儿那
    微微发育成熟的两颗小葡萄,狠狠地向雪儿的嘴吻去,又把舌头伸进雪儿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绞过去、绞过来。双手
    更是一刻也不停地摸着雪儿全身上下。雪儿也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的手逐渐往下伸,摸到了她的小屁股上,捏了捏
    她浑圆的小屁股,我这才知道事物不能看表面这个道理。


    我的右手渐渐往下移动,终于来到了她的那片桃源地,这里早已经泛滥成灾了,手指顺着那道小缝滑了进去,
    虽然自己不是未经人事的初哥也弄得个粗气直喘,右手拿了出来,把自己早已坚硬似铁的阴茎插了进去。


    「唔!」雪儿被堵住了的口也不由得发出了一阵娇喘,双手更是恶作剧般的抓了我一下。我挺直了身子,两手
    扶着雪儿的小蛮腰,做起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雪儿这时双脸潮红,双眼紧闭着,嘴里、鼻子里轻轻的哼着世界上最最好听的进行曲,我看着她无意识的抓着
    我的手,两腿也被我分开,一阵激动,精关失守,大泻而出。雪儿也好象感到我射精了,睁开了眼看了看。


    「哎呀,你没带避孕套啊。」


    「晕,完了完了,射里面了。」


    看着雪儿那紧张的表情,淫荡的姿势,我又情不自禁地勃起了,又是一场人肉拉力赛。


    也不知是射了几次,我和雪儿才清理了一下自己,去街上药店里买了紧急避孕药——毓婷,又买了两盒避孕套,
    匆匆吃了点东西,又跑到她寝室,睡觉了。


    (亲身体会,白天做爱,一天都没精神。累就一个字。)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在雪儿寝室过的,买的避孕套
    也全部用光了。到了6号,估摸着其他同学都快返校了,我才拖着自己疲惫的身子回了寝室……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