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情魔剑 幻剑情仇

    发布时间:2020-05-05 23:58:01   


    三月的江南,正值入春之际,大地充满着蓬勃气息。
    然而一条来往的官道上,不知何故,竟屡屡出现了许多武林人物。他们有老有
    少,也有妇道之辈,奇怪的是,大伙儿均同往一处乡间的小镇疾行着┅┅
    在这条官道之上,离小镇不远的一处矮林地方,有一家以草棚搭建的「来来茶
    居」。「来来茶居」顾名思意,即是一处令过往人之歇脚解渴的最佳休憩地方。
    此,这日官道上的人潮不绝,致使「来来茶居」座无虚席。
    「来来茶居」的掌柜老板娘,是一名风姿卓约的中年美妇人。这个美妇人,不
    但人美且和气近人,虽不清楚她的真正底细,然大家管叫她梅娘或好好夫人。而梅
    娘又有个早熟丰满动人的女儿,叫小倩。
    这一对母女花,或许由于艳色的过人,平常虽无今日的热闹,但也茶客」满座
    着。
    「娘,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天的许多茶客不同凡向呢?」早熟丰满、娇甜的梅
    氏之女,小倩捧了茶盘,走回柜台内向乃母梅娘神秘的低语着。
    打扮得有些妖媚之气的梅娘,斜了斜一对令人消魂的美目儿,看了看场中的许
    多茶客。一会儿,转过头来也向女儿小倩低声说道∶「小倩,今天的茶客的确大异
    往常,你多注意了,为娘己看出其中有一些黑道人物,你待回有他变时,确要多忍
    着些。」
    「是的,娘,我理会得。」小倩低应着。
    梅娘又看了场中一眼,对又捧茶出去的女儿低训说∶「注意,有万一时切勿轻
    举忘动。」
    「知道了,娘。」小倩又应了一声,玉手一托茶盘,放了几壶茶,向场中绕行
    而去。
    「啡啡┅┅」突然一阵马啼声,茶居门前又到了几名骑马的江湖人物。
    「哈哈哈┅┅」一阵粗狂的豪笑声传来。门上已大步的走进来四个黑衣大汉。
    「啊!阴山四狼也来了!」茶客中有人低呼着。看来这阴山四狼是群难惹的人
    物。
    「喂!掌柜的,快泡壶上等名茶来。」一名满胡子的大汉,声若洪钟吼叫着。
    「来了!来了!」柜台中的梅娘忙高声应着,一面又向捧茶盘回来的女儿示眼
    着。小倩点了点玉首,马上捧茶过去。
    那是靠门右面的四方桌,四名大汉围坐而下,小倩捧茶来到时,四名黑衣大汉
    马上为她的美色怔了怔神。
    「不好了,这阴山四狼是出了名的四条色狼,看来梅娘母女有得应付了。」茶
    客中又有人为梅娘母女担心着。
    「嘻嘻,老大,这偏僻小居竟有这等货色啊?」阴山四狼中的一条狼终有一人
    忍不住美色,口出不逊着。
    老大黑面狼王彪瞪了瞪色眼,深看了小倩一眼,但觉浑身燥痒中,忍不住嘿嘿
    淫笑说∶「小姑娘,长的可真甜呀,叫什麽名字?」
    小倩皱了皱眉儿,一咬牙,没好气说∶「我叫小倩,大爷们请用茶吧!」
    小倩说着,放好茶杯、茶壶,一转身欲走,不料阴山四狼老二白面狼常子春,
    怪手一翻,一把拉住小倩玉手儿,嘻嘻怪声道∶「小娘儿别急着走,大爷们还没问
    你芳龄呢?
    「哎呀!放、放手呀!」小倩玉掌被抓,羞嗔不已,连挣几挣,收不回手儿,
    不由粉脸一变,就要发作。
    「咳,咳,大爷们,你请高抬贵手放了我家小倩吧!」一声娇嗲媚音传来,一
    阵浓得令人发麻的香气吹到,阴山四狼如沐春风般,俱感心神一震,只见那掌柜老
    板娘一步三摆的走近过来。而且,这女掌柜的,显得比那少女更有成熟味,更令人
    怦然心动。
    「乖乖,这大尤物比那小雌儿更教人心急呀!」
    「老四,你别异想天开了,人家可是一对母女啊!」
    「嘻嘻,母女更有味呀,有苦同当,有乐同享,还叫,叫什么?对了,母女连
    心呀,哈哈!」
    太狂妄了,太口没遮掩了,阴山四狼乱吃豆腐着,渐渐引起其他武林人士的不
    满。不过,阴山四狼是大有来头的阴狠难惹之辈,群雄虽不平着,却也不敢轻举妄
    动。
    梅娘表面仍谈笑忍让着,内心却也一肚子火着。小倩这年轻初出道娃儿,却再
    也难忍这一阵羞辱之气,只见她另一只玉手一翻,直朝抓着她玉手的白面狼常子春
    脸上掴来。
    「拍」的一声清脆响声。白面狼常子春的一张毫无血色的白净面孔上立刻印出
    五条红印子。一阵火辣辣的,白面狼常子春呆了,被打得神清目醒了。
    小倩收回玉手之际,「拍」的一声,又打了他一下耳光。一旁,梅娘要阻止也
    来不及了。
    「哎,哎呀┅┅真看走眼了,这丫头会武功呀!」老四黄面狼忍不住站起身来
    大叫。
    「啊,四位大爷请别误会,小女根本不会武功。小倩,还不快来向四位爷们赔
    礼!」梅娘似有忌讳的,急拉过女儿直向四狼低声道歉。
    然而,阴山四狼毕竟是难惹的。小倩这一出手,好戏也就此开锣了┅┅
    「嘻嘻,不会武没关系,不过要赔礼吗,来!」白面狼示眼老四黄面狼坐下,
    然后他摸着尚发痛白脸孔,一面竟又伸手向小倩抓去。
    「啊,干什么?」小倩如见鬼似的尖叫了一声,人不自觉往后一纵,竟一退丈
    远,身如燕子般,落入柜台中去。
    「嘻嘻,好轻巧的身法,这叫不会武吧?」白面狼阴笑着道。梅娘粉脸一变,
    回头怒瞪了女儿一眼,小倩心震了震,忙红脸低头着。
    「咳,请四位大爷切勿见怪,小女,嗯,小女只略懂皮毛,若有打扰、失礼之
    处,还盼勿见笑,多包涵┅┅」梅娘极尽低声忍气的求和着。
    然而阴山四狼却缠定了似的,但见白面狼常子春色眼一转,待梅娘语刚落下,
    忽低叱一声,毛爪改向梅娘抓去。
    「哎呀!」梅娘惊叫一声,迷人玉掌,牢牢落入白面狼手中。
    「咦?」白面狼怔了怔,心想∶「这大娘儿真不会武?」然而毛爪已出,白面
    狼索性就乘势一拉,半试探中,但听梅娘又一声娇呼,一付丰满撩人心火的娇驱,
    已整个扑入他怀中。
    「哎呀,你放手呀,大爷!」天生媚骨的梅娘,不知是真是假,在白面狼怀抱
    中骚声嗲气的,弄得尝色如命的四狼,一阵虚火上冒,白面狼忍不住火的,隔着衣
    服,一爪就牢牢的捏住她的那饱鼓鼓的趐胸双峰。
    「大宝贝儿,你简直是逗人发狂。」白面狼淫呼着,目无旁人的,心火一冒,
    掌抓玉峰,一张大嘴就要猛吃女人红唇。
    梅娘是似有顾忌,骚情忍让着。奈何四狼目中无人,色胆欺天,白面狼更形猖
    狂的轻薄着,其他三狼反哈哈助兴的淫笑。
    「好了,够了,别在这儿肉麻当有趣的。」来客中,不知是谁,竟敢太岁爷上
    动土,出声喝止着。
    这一着,真火了四条狼,只见老四黄面狼猛的立起身,脚踏椅子,尖声喝叫∶
    「那个吃错药的,给老子滚出来,哎唷!」叱叫中,黄面狼声落,紧接一声痛叫,
    他的一张厚嘴中,竟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一块抹布,给塞住了嘴。
    「啊啊!气死我也!」黄面狼手抓开抹布,只气得七窍生烟。可是,他打量了
    四周一眼,却一无所望。
    「该死的,何方小子,竟然惹我阴山四狼。有种就出来一会┅┅」会字未下,
    只觉得脑後生风,当他惊觉,本能的一低欲躲而回头,「吧!」的一声,他那张厚
    嘴又给封上一块抹布,这一来,可把他气得暴跳如雷。
    一旁三狼似觉事出有异,均齐齐起座而立。梅娘也於此时,气喘脸红的,如释
    重负的,急急退身避过一旁。
    而阴山四狼这热呼呼的哄起来,茶居中许多茶客,自然以不惹事己身的纷纷避
    开退走。
    就在众茶客一一退出茶居外时,阴山四狼冷眼一盯,只见靠内屋角处,一桌席
    上,背坐着一个高大健壮的汉子。
    这汉子,由于背坐着,看不清面目如何,但由他的泰然自若之态,阴山四狼已
    直觉的,出言阻其好事者,则其人也。
    老四黄面狼当先忍不住,大踏步过去,一拍汉子后肩粗声说∶「小子,就是你
    吧?」
    汉子不声不响,仍自顾自喝他的茶。
    黄面狼肝火狂冒了。重重的,虎爪一探,就要猛扣汉子后颈。
    「啪!」的一响,背坐汉子动也不动,左手往后一架,黄面狼虎爪拍下,如击
    钢石般,只痛得叫了声妈,手握虎掌,人往后连退了几个大步。
    「老四!」
    三狼齐围过来,黄面狼又气又骇,看看手掌,竟然肿红涨起。
    老三青面狼忽大喝一声,「哗啦」一声,手中抖了件七节钢棍,如起狂风般,
    怒卷背坐汉子头上来。
    背坐汉子仍然动也不动,从从容容的喝了一口茶,等棍影罩上顶门时,一旁小
    倩、梅娘惊呼一声,小倩姑娘更是玉手掩脸,不忍见那脑门开花之惨状的,然而,
    只听一声「拍」的重响。
    大伙儿定一定神看时,愣了!
    背坐之汉子反手竟抓住七节棍头,一手仍捧着茶杯,潇潇洒洒的又仰饮了一口
    茶水,然后放下茶杯,一付懒散吊儿郎当的样子,顺着反手抓着的七节棍头,人缓
    缓的起身转过正面来。
    但见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好一付俊挺不凡的堂堂相貌,尤其那一双充满魅力
    的眼神,柔和中,又夹着锐厉之波,面对着完全呆住了的阴山四狼。
    这俊挺高壮汉子,懒散的笑道∶「你们这四条狼狗,这赶路的大热天,不想好
    好喝杯水解渴,我可润了喉了。」说着,高俊的汉子「咕」的一声,吞了吞口涎似
    的,当他随手放掉手握的七节棍头时,「咚隆」一声,青面狼整个人在棍头收回之
    际,竟往后一跌,把那身后三个狼友们,跌撞一起,一声巨响中,四狼交叠滚倒于
    一地。
    这一惊险而有趣的镜头,惹得一旁也呆立的小倩姑娘忍不住笑出声来。
    「气!气死我也!」
    阴山四狼自出道以来,这下子可是最大的侮辱,四人跌抱一起,急急的滚爬挣
    起,只气得钢牙咬得喀喀作响。但俊壮汉子却理不也理,看也懒得看他们一眼,人
    迳自向着直愣神的梅娘走过去。
    「美丽的女掌柜,结帐了,我也得赶路了。」
    另二狼凄叫着,惊怒中双双取出兵器,拼了命的,纵追上俊壮汉子的身后去。
    这时白面狼在老大王彪的急救中,又痛醒过来,他一脸灰白,语带惊恐,颤抖
    着低哼∶「魔┅┅魔剑┅┅」
    「咦,老二,你说什么?」黑面狼王彪心神一震的低叫。
    「老┅老大,他┅他用┅┅用的是┅┅魔剑┅┅魔剑再┅┅再现江湖了┅┅」
    「老二,你胡说些什么?魔剑是百多年前的事┅┅那小子才不过┅┅」黑面狼
    王彪心神狂颤着。
    忽然,他有一个不祥的预兆俱上心头,忍不住回头向追杀去的二狼大叫∶「回
    来┅┅三弟┅四弟┅┅」
    但,己迟了,只见追杀去的二狼,双双一声惨呼中,两只狼已一掩耳朵,一抓
    脚部,一阵剑光血影中,双狼已滚翻地上┅┅
    黑面狼心神俱裂的一跳而起,双双左右扶起二狼,只见三弟青面狼已经断了一
    足,四弟黄面狼毁了一耳。二狼痛得哇哇尖号,却见那俊壮汉子像没事一般,也未
    见出剑,含笑背立。
    这等离奇骇人之快斩剑法,黑面狼王彪已惊吓得不敢妄动,他钢牙紧挫,像哭
    了似的抖叫∶「小┅┅小子┅┅有┅有种报出名号来┅┅」
    俊壮汉子仍背立着,闻言,仍一脸笑意的回头,点了点俊脸说∶「嗯!想报仇
    这是人之常情,偏你们这四只无恶不作的狼狗,今天也只是给一点你们常乱咬人的
    后果,不过,想找我的话,最好请高明一点的对手来,因为我也听说过魔剑相当厉
    害,至于我的名字叫司马俊,外号吗?嗯!就叫魔剑也可以!」俊壮汉子司马俊说
    完,回头过去哈哈一笑,就往前走┅┅
    「小┅小子┅┅你┅你是魔剑的传人┅┅」
    「哈哈┅┅魔剑已是百年古人,而我是┅┅哈哈┅┅算是新的魔剑吧┅┅」司
    马俊不允不答,大笑着,人已踏上官道直往小镇而去。
    「可恶,如果你不是真正魔剑也好,总之这笔帐,我阴山四狼记下了!」黑面
    狼王彪狠声低吼着,左右挟起青、黄二狼,回身过去向痛失一臂,直冒冷汗的白面
    狼又低吼说∶「走,回阴山去,我们一定要报此仇┅┅」
    于是,四条残缺的恶狼,在一些正派人士,善良人心大叫痛快中,四狼狼狈的
    往回路走,急催坐骑,直向「阴山」而去。
    时过正午,在这个小镇上,由于众多江湖人物出现,显得比往昔热闹得多了。
    原来此镇上有一来头不小、号称武林第一庄的「凤凰庄」庄主湘夫人的四十寿
    诞。湘夫人武功神奇,自成一派,虽不知其来路,但其由于善结黑白道英豪,而又
    乐善好施,深得武林人士好感。如今她的寿诞,又于此时设立一个擂台招亲大会。
    凤凰庄是出了名的美女如云,于今湘夫人的寿诞中推出其第一、第二最美的二
    大女弟子「凌云仙子」唐云,「黑玫瑰」秦梦梦二女弟子以武招亲。
    如此,故然吸引了众多的黑白道人物,除了一面祝寿外,一面多半抱着一见佳
    人、一亲芳泽的心愿。
    湘夫人的寿诞已过了一天,这一天是比武招亲开始的第一天。
    招亲大会共分三天进行,最后的一天,决选出最高强的两位高手,除了能娶得
    佳人外,并可获赠金银珠宝一箱,以及凤凰庄的神奇武功秘笈全本。
    如此一举三得良机,莫不引人入胜。这一天,擂台招亲的一开始,即已进入最
    高潮┅┅
    在进入凤凰庄前的小镇上,这时由于不绝的人潮涌上小镇上唯一的两家客栈,
    这时已发生大爆满。
    「客官请进呀!这儿还有位子,请┅┅请!」一家栈名「兴来客栈」的店小二
    们,不停的在门内外招呼着。
    栈内闹哄哄,栈外人不绝,这时人潮中,出现了两位武装打扮的侠女,由于姿
    色不亚于今日招亲大会的两位女主角,两位侠女一入栈内,立即引起多人注目。
    「看!这两朵有刺玫瑰儿,不输给比武招亲的凤凰女弟子呀!」
    「啧┅┅啧!好艳!好娇呀!大爷要是能将她们一箭双,一夜风流,那就是
    做┅┅做他妈的什么也风流┅┅咳!咳!」
    「哈哈!」
    不知是那位浑粗人,色呼呼的乱吼着,词用不当,惹得众人不禁大笑。
    不过笑归笑,这位浑粗人却一点也不在乎的,又继续胡叫说∶「啊!我说进来
    的两位消魂仙子娘娘呀!大爷改变主意,不去应征那个比武招亲,只要你们肯┅肯
    陪我┅┅嗯┅泡┅泡上一夜就好┅┅大爷会┅┅」
    「会」字未完,忽见侠女之一,身着红衣装的火艳型美女,只见她艳脸一红,
    秋波一瞪,玉手一扬,「刷!」的一声,从她手上疾射出一物,但闻浑粗人一声哀
    叫,手摸面部时,竟被去掉了一只耳朵。
    「哎呀!该死的丫头,竟敢伤我师弟┅┅」
    浑粗人痛哼着,摸着脸侧扒在桌上抖着,他身边坐着另一位马脸的瘦长汉子,
    怒吼着,离座而起,惹得四周食客纷纷退避开来,立时客栈中充满了火药气味。
    「臭丫头,竟敢惹我『七邪门』,你是找死。」马脸汉子再次怒吼着,身子一
    扑,五指变爪,竟朝火红装侠女那饱鼓鼓的趐胸抓去。
    火红装侠女见其来势轻轻,气羞中,人往侧一闪,玉手又一扬,「刷!」的一
    声,又一物疾射而去。
    这回马脸汉子已有所备,又武功较那浑粗人师弟高出甚多,马脸汉子急急收回
    攻势中,人也侧避开,而五爪却迎物一抓,但觉掌心一阵火辣辣中,不由得定晴一
    看,那物竟是一支燕子形小飞镖。
    「飞燕双娇!」马脸汉子见闻颇广,忍不住低叫一声。
    飞燕双娇乃为新近出现江湖的神秘双女侠,出道才半年时间,却打败了不知多
    少的黑道高手。
    马脸汉子低呼出声后,也吸引了不少江湖人物的注目。
    「哎呀!飞燕双娇真是人如其名的又艳又娇呀!」
    「小心说话,她们是有刺的玫瑰呢!」
    「不过这近日出现的阴毒七邪门是可怕的对手呢!」众人低论着。
    
    马脸汉子呆立片刻,贼眼一转,心下似有阴狠毒计的,忽一收怒意,闷声不响
    的往后扶起受伤的师弟,两人默默的往客栈门外走去。
    火红装「侠女」羞愤未息似的,转身欲追,一旁白衣装女侠拉住她衣袖,低声
    说∶「英英妹,咱们在办正事前,别又多事!」
    「嗯!」火红装侠女英英低哼了哼,也不再多言,一边店小二忙趁此过来,引
    导二女侠落座待食。
    就在飞燕双娇两人方一入座后,红衣装女侠英英忽疑奇的注视着满脸惊疑的白
    衣女侠娇脸。
    「家玲姐,你┅┅怎么了?」
    白衣女侠家玲震了一震心神,忙定颜向红衣女侠英英低声说∶「英妹,有人用
    传音入密的奇功,警告我们!」
    「传音入密!」红衣女侠英英瞪大了一双美目。
    白衣女侠凌家玲点了点玉首,低言着∶「这人武功定深不可测,他警告我们今
    夜子时随时注意。」
    「如此看来对方定是正派人士,只是不知是谁?」红衣女侠英英低应着,一面
    一双媚人秋波不住的注意四周。
    突然她的耳际传来呓呓之音∶「姑娘别找了,还是注意今夜的一更天吧!」
    红衣女侠英英听得芳心跳了一跳,忙扭首后瞧,然而却一点可疑处也没有。
    暗自纳闷着,白衣女侠凌家玲忽然碰了她一下,低声说∶「英妹,你看那人┅┅」
    「咦?」红衣女侠英英侧脸望去,只见栈内右屋角处,坐着一位气宇不凡的英
    挺公子。
    此人正是号称魔剑的司马俊。他喝完杯中之酒,饭也饱后,正起身对着一名店
    小二结帐着。就在他临出栈门之前,忽然似有所感的,回头对着正注目中的飞燕双
    娇洒然一笑。
    「咚!」的一声,飞燕双娇双双芳心儿猛震了一震。
    「哎呀!莫非是他┅┅」红衣女侠英英忍不住,低呼一声,却没来由的一阵娇
    脸通红。
    ※※※※
    午后时分--
    司马俊在小镇上绕行了一阵,又回到兴来客栈,他订了一间上房,打算在此地
    小居几日。
    店小二准备了一间上房后不久,司马俊便走入上房内想睡个午觉。当他脱衣躺
    上床去,于昏昏欲睡时,忽然感到身上压来一具香喷喷的女人肉体┅┅这突来之艳
    福消受,司马俊虽生性风流,也不由心生警惕,他反抱紧住女人肉体,睁目一看。
    但见此姝,媚骨天生,风情万种,为一妖艳十足的性感美妇人,这女人的十足
    性感动人体态,与一头乌发披散中的一股淫媚之气,令司马俊一阵肉欲不觉上冲,
    他忍不住再一细瞧,愈看却愈像是那来来茶居的高贵美妇人─梅。
    「你┅┅你是梅娘┅梅夫人┅┅」司马俊不禁低呼。
    美妇人正是来来茶居的老板娘梅娘,此刻的她,云发披散中,全身上下竟一丝
    不挂,那熟透的性感肉体,肥乳圆臀,是那么的白细柔嫩,而不亚于少女肌肤,且
    更有一股令人冲动的欲望。
    司马俊「咕」的一声,吞了吞口水,如此美艳的女人,妖艳的肉体,生性风流
    的他,一个翻身,反压住女人的肉体,望着一脸羞媚低喘的梅娘,他忍不住一面握
    捏着她那特别丰满的大乳,一面低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
    「我┅我┅┅喜欢你┅┅」梅娘闭上美目,声音有些发抖。
    司马俊手上更加点劲,扭揉着两团软肉,有些爱不忍释的,但摇摇头,说道∶
    「以你的行动,表情及面貌,配合我的江湖经验,我想你这不是真心话吧?」
    梅娘心跳了一跳,美目睁了一睁,又羞然闭上,一会儿忽暗咬了咬银牙,美目
    半睁,娇媚说道∶「好┅┅好人┅┅我┅┅我就是喜欢你吗┅┅我┅┅我现在需要
    你┅┅」
    梅娘的低呼娇媚浪喘,加上肉体美妙的扭动,司马俊虽心存疑问,但仍为眼前
    绝美之色引发冲动。
    「梅娘┅┅你很美┅┅很诱人┅┅」
    司马俊也低喘了起来,内衣一除,伏上艳体,胯下那物,他那另一只魔剑,于
    抓开那迷人三角地带时,只听「滋」的一声,在梅娘发出一声消魂低吟下,两人紧
    紧纠缠了起来。
    在这一方面,司马俊又发挥了他那另一支魔剑的厉害,一阵约一个时辰的激杀
    下来,妖艳的梅娘,更显得妖形艳态了┅┅
    司马俊离开她的肉体时,又忍不住的低首吸吮着她那丰美的趐胸,而他的一只
    魔手也依依不舍的不停抚揉着她那肥美玲珑的阴房及后庭。
    「艳姐儿,你很令人满意!」司马俊吐了吐口中的艳葡萄,低笑着说。
    梅娘软卧着,在逐渐恢复元气时,听司马俊这一说,竟媚态一收,转身伏床,
    又羞喘了起来。
    司马俊微怔了怔,但马上又恢复笑意,裸壮的身子,抱贴上她那光滑玉背及光
    嫩性感的肥臀,他说∶「大美人,现在你该可以说出你的真心话了吧!」
    「你┅┅」梅娘低哼了一声,迷人丰满的裸身儿扭了扭。
    司马俊却不停的一手抚摸着她那突挺丰肥的迷人大白臀部。
    梅娘忍不住他的骚扰似的,一咬银牙,幽幽说道∶「我早看出你不是个平凡人
    物,你说得不错,我┅┅我除了喜欢你,的确另有要事想要求你┅┅」
    「何不说利用我┅┅」
    「你┅┅」梅娘忽转过了身来,怒睁着一双勾魂美目。
    「好!好!别发怒,开玩笑的,你说吧!大美人儿。」
    「嗯!」梅娘这才花容又复媚态。她又幽声说∶「由于仇人的势力太强大,我
    想,请你帮助我。」
    「嘿嘿!听你的口气好像对魔剑的为人十分清楚┅」司马俊有些自嘲的说着。
    梅娘这时忽又主动起来,热呼呼的玉体反贴紧上他,半嗔的说∶「坦白说,我
    也是老江湖,百年前的魔剑为人是亦正亦邪,最主要的是,只要有人付得起代价,
    他是乐于助人,尤其魔剑生性风流,犹喜绝美之色,如此,你能配有他的魔剑及所
    学,因之也八九不离十,而遗传了他的习性,不过--」
    「不过什么?」司马俊呆了一呆。
    而梅娘似乎又恨又爱的,突然樱唇咬了他那俊脸一下,嗔说∶「你这风流傻小
    子,难道你不明白姐儿爱俏这句话?」
    「哦!哦!」司马俊似懂非懂的哼了哼,也伸臂一抱,却在她耳际低笑着说∶
    「这么看来,我那两支魔剑今后得要好好为你效力了。」
    「去你的!」梅娘粉脸通红,死推了他一把。司马俊却趁此抓住她的玉手,往
    下一碰。
    梅娘的玉手马上触到一根火棒似的巨物,她震了一震,粉脸涨得更红,微抖着
    声喘说∶「你┅┅你要死了┅┅那有这么快又┅┅又┅┅」
    梅娘娇喘着,这美妇人,司马俊这次推着她丰满肉体,使她伏着床,然后他挺
    坐起来,伏到她迷人的大白臀部后,他一面爱不释手的摸抚着她那光滑性感的大屁
    股,一面有些新鲜感的冲动说∶「梅姐儿,你这后庭长得真诱人,现在,我给你换
    换别的花样。」
    司马俊似乎特别喜欢她那大迷人的美屁股,只见他口吐唾液,抹了几把在阳具
    上,而后又在美妇人那另一处桃源幽处上抹了几抹,弄得湿湿滑滑的,梅娘还未查
    觉他搞什么花样时,忽见他屁股猛的一顶,梅娘只感后庭院口猛一阵胀、一阵裂,
    「滋」的一声,一根硬梆梆的火棒,怒刺而入。
    「哎┅┅哎呀┅┅你┅┅你弄错地方了呀┅┅那┅┅那是屁股┅┅哎┅┅」梅
    娘这才感觉他搞的是后庭花开,尚未开垦过的这一处地方,她怎生吃得消他那巨型
    火棒。
    「哎┅哎呀┅┅不,不来了┅┅不行呀┅┅那┅那有人弄后门呀┅┅哎┅┅哎
    呀┅┅痛死我了┅┅快┅┅快抽出来┅┅呀┅┅」
    可是,那奇小紧夹的后庭,这一被巨物怒刺进去,而且奇紧中,夹得紧紧的,
    确是不易退出,并且司马俊感到一阵肉紧无比的痛快中,于是再接再励的又下下深
    插,直到尽根到底。
    「哎呀┅┅哎呀┅┅」梅娘只痛得冷汗直冒,直如初夜般的更感刺激苦痛,她
    忍不住时,用力扭摆着,但扭动中反使那巨物顶得更紧,插得更深,如此她只有哎
    哎苦忍下去┅┅
    大约过有半个时辰,那后庭畅开了,来来去去的抽插中,也不再涨闷得令人发
    颤,这回趐麻麻中,倒真别有一番风味,梅娘也从尖啼中,渐又成了浪哼哼的。
    见他,司马俊也流着汗水,正在急急来回不停的冲刺着,她喘了一口气,忍不
    住嗔呼呼出声说∶「你┅┅你这风流小子┅┅你┅ ┅好了┅┅人家怪不是味的,好
    人┅┅你就饶了浪姐儿吧┅┅」梅娘喘呼呼的哼着。
    司马俊正感十足肉紧刺激中,一面又不停手摸着她那迷死人的白肥臀肉儿,一
    面仍下下着底插着,说∶「好姐姐,肉姐儿,我就要出了┅┅你┅你再忍着些。」
    说着,一阵快感渐渐升华上来,他不由入得更急,插得更凶,那物猛烈顶入时,小
    腹撞拍着那浑圆美臀肉,发出的肉响配合着,梅娘一声声的「哎唷!」浪喘,真使
    人入胜。
    如此又过了几十回合下,梅娘见他迟迟不出,不由急了,她委实已感心疲力竭
    了,忍不住又转回玉首,浪喘喘说∶「好┅ ┅好人┅┅小冤家┅小祖宗┅┅你┅你
    就快出了┅┅吧┅┅姐┅浪姐姐快被你玩坏了┅┅好了┅┅哎唷┅┅」
    梅娘回头浪哼浪求着,司着俊干得正痛快,而欲出时,只见她那迷人一点红的
    小嘴儿,不由风流心性又起,忽将那物抽出了后庭。
    梅娘如逢赧旨似的,伏床一卧,直喘息着。她以为司马俊出了,小息了一下,
    翻过身来,玉手摸了摸以为湿糊糊的后庭,不料那迷人的股滑儿中火辣辣的,却干
    干的,她顿呆了呆。只见司马俊低笑着,也低喘着,那物热呼呼的竟送上她的小口
    来┅┅
    「你┅┅」梅娘羞得一愣一愣。
    「好姐姐┅我快出了┅┅出了就完事,你快用你那迷人的小嘴吸,用力一吸就
    出来了┅┅」
    「你要死了┅┅你那东西刚弄了人家屁股,还要人家用嘴┅┅」
    「好姐姐,肉姐姐,这┅┅这就算我求你一次吧,快,我快出了,如不快点趁
    此┅┅否则一冷却下来,又要弄你几个时辰了┅┅」
    梅娘一听又要弄几个时辰,只慌得心儿一凉,看看那物要含在嘴里,又实在令
    人羞惧。
    正当她六神无主时,司马俊却阵阵肉紧中,那物拼命的往她一张娇脸上直顶直
    磨,磨得梅娘又羞又窘,最后,忍不住心一狠,急胡抓了一件内衣,给擦了擦,然
    后美目紧闭,小口大大一张。
    司马俊一阵魂消,那物猛的涨了一涨,更粗更长的,「滋!」的一声,直插入
    她小嘴中,一下子几乎顶穿了咽喉。
    「唔!」梅娘小嘴涨得几乎裂开,那物直送至喉头,顶得她白眼儿连翻,忙玉
    手双抓,紧抓住那「顶死人」的怪物。如此她才一吸一吸的,像吃香肠似的,又是
    舐弄,又是吞含,直到那物在她小嘴内一跳一跳的射出一大股液体,涨得她酸辣辣
    的,鼓涨涨的,她急摇摇玉首。
    「啧!」的一声,那物溜出了她的小口时,已软缩了。
    梅娘忍住全身酸麻,急起身想下床,却吐口中之液,不料,司马俊也坐起来,
    坐在床沿,忽一把拉住她,往回一抱,梅娘整个动人玉体坐入他怀中,他再伸手骚
    了她一下。
    「哎唷┅┅」几响。梅娘涨红了一双艳脸,愣愣的,把满口之液全送入小肚子
    中去了。
    好一阵子,梅娘娇羞欲绝的直缠着他不依。司马俊觉得很有趣,但又不停的哄
    慰着她。
    ※※※※
    时间很快的到了酉时的入夜时分。凤凰庄的比武招亲也过了一天的暂告结束。
    夜里,小镇上仍热哄哄的,大家议论着这一天比武的结果。司马俊一人又坐在兴来
    客栈的一角,一边静食,一边静听着。
    「好厉害,想不到今天第一日的高手一个比一个厉害。」
    「今天优胜的两位高手一个是白道的后起之秀,叫什么『玉面郎』的,黑道高
    手叫『魔骨生』的,长得一股子邪气,真令人见了生寒。」
    众论纷纷的,司马俊却忽一闻「魔骨生」三字,俊脸上突变了几变。
    「哼!终于出现了!」司马俊不觉自语着。
    忽然身后传来一莺莺娇声∶「家玲姐,看来我们今天是一无所获。」
    司马俊不由斜脸一望,正是飞燕双娇这一对带刺姑娘又回客栈来。
    他饮了一口杯底存酒,呼店小二结帐,站起身时,身后又传来飞燕双娇之一的
    一声疑哼∶「咦?」
    红衣女英英先看见了他,忍不住低声的对白衣女家玲说∶「玲姐,你瞧,又是
    他。」
    白衣女家玲不由侧脸望去,正好碰上司马俊又望来之眼,两下里,如触电般,
    白衣女没来由的,也闹了个脸如红布,忙正脸低首进食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