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一个柯南同人

    发布时间:2020-03-24 00:00:36   


    一个初夏的午后,灰原打了通电话给我,说她对于ATPX—4869的解毒剂研究有了重大突破,要我过去协助她做一些实验。

    我马上以温习功课为名,向小兰姊姊交代了几句之后,飞奔至阿笠博士的家。

    由于阿笠博士这几天都因出席一个重大的年会而不在家,整个实验室只剩下灰原一个人,显得有一些冷清……灰原指了指桌上的试管说道:工藤,这是我最新做出来的解毒剂!我看了一下,密封的试管中装着透明如水的液体,不禁问道:这也是参考白干的成分调制出来的吗?灰原说道:没错!我们所喝下的毒剂,原本是以促使细胞自杀带活性化,进而达到杀人与清除尸体的目的……现在我调制的解毒剂,就是利用相反的作用,增强细胞的生命力来使我们的身体恢复原状。

    我问道:那白干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作用才能使我们短暂地复原吗?灰原回道:可以这么说,不过白干是混和的溶液,因此效用当然会大打折扣。

    而且白干中的有效成份量太少,所以只有第一次使用有效,而后身体会开始产生抗药性,所以没摄取到相当的量便不会产生效用……我指了指桌上的试管续问:那这些是……?灰原说道:由于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必须以人体实验才能得到更精确的资料。

    这次就是为了请你作实验的助手,帮我记录实验结果。

    我惊道:难不成你要以自己作为实验品?不行!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解药岂不是永远做不出来了!?灰原道:不用担心,我们轮流测试这些试作品……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先声明,这些解药可能会有意料不到的副作用,你可以先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接受。

    我看了看灰原的表情,微微笑道:就算我拒绝,你还是会独自做这个实验吧!灰原不答,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毫不犹豫地喝下第一支试管中的液体,过了几分钟后,身体也没出现什么变化。

    灰原说道:你的身体曾经恢复过两次,可能是这支试管中的剂量太轻,所以对你已经无效。

    接着该我了……喝下第二支试管中的药剂之后,灰原却像是中暑一样:双颊泛红、全身冒汗,没多久就昏倒了。

    我紧张地将她抱到她的床上,只觉得她的身体像是发烧似的滚烫,连忙解开她的衣襟,将室内空调的温度调低,并拿了条毛巾轻轻地擦拭她身上的汗水。

    过了十几分钟,灰原终于苏醒过来,看着我担心的神情,微微一笑:我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仍不放心地问道: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吃些解热剂?灰原道:不用了,麻烦你给我一杯水,我只要在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当我从厨房拿水回来时,灰原已经换了睡衣坐在床边。

    我让她依偎在我的胸前将水喝下,然后帮助她在床上躺好,柔声道:好好休息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这时看见她原本已恢复正常的脸色,突然闪过一抹嫣红,不住问道:你还好吧?怎么脸色又变的那么红?灰原却突然转过头去,像是有点生气地说:没……没事啦!我要睡了!我被她的态度给弄糊涂了,不过看见她没事的样子,着实放心了不少。

    拿着毛巾跟杯子,离开了那有着淡淡幽香的房间。

    正要收拾桌上的器具时,门铃恰好响起;开门一看,原来是小兰来了。

    由于叔叔去参加一个老友间的聚会,再加上博士也不在,因此她干脆来这里张罗我们三人的晚餐。

    只听她说道:柯南,怎么没看见灰原呢?我简单地交代了一下灰原的情况,小兰探视过灰原之后,才放心地到厨房去准备晚餐。

    我趁着这个机会,连忙将桌上的试管收走,却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其中一支试管竟摔破在地上。

    小兰见状,伸手阻止了我要清理玻璃碎片的举动,说道:柯南,你有没有受伤?这个我来收拾就好了,你到客厅去玩吧!说着便蹲下来清理地上的碎片。

    此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自地上的水渍中散发出来,身体突然感到有一点发热。

    看看一旁的小兰,似乎也有跟我一样的反应,甚至有一点头昏的感觉。

    我问道:小兰姊姊,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兰回答: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有一点头昏,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着她步履蹒跚地走向客厅,整个人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我急忙将她扶到客房,关心道:小兰姊姊,你还是先躺一下,晚餐等一会再弄吧……我跟灰原下午吃了很多东西,现在还不饿。

    小兰的身体状况似乎真的很不好,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任由我将她安顿在客房的床上。

    替小兰盖上了被子后,我迅速地将厨房的残局收拾好,再回到客房看看小兰的状况。

    刚踏入客房,阵阵的呻吟声传入耳中,带给我无比的震撼。

    转头一望,床上的光景更是勾人慑魄:被子已被踢乱,仅有其中的一角勉强盖着小兰的纤腰;上衣的胸扣几乎全开,当中的春光若隐若现,似是要夺衣而出;下身的裤裙上翻,丰满的大腿几可一览无遗;白晰健美的双腿相互摩擦,不停地在床单上制造新的绉痕;一手轻扯着领口,像是要设法散去身上的火热,另一手则在小腹及双腿间游移,不知是想要遏止骚养的感觉,还是想要追求更多的刺激。

    呻吟声与喘息声自樱桃小口中传出,不住地撩拨着我的心弦;迷离的眼神与魅人的神色更是充满诱人的刺激,引导着我步向床上的女神……温柔地解开了小兰的外衣,一阵香气迎面而来。

    洁白无瑕的清丽娇躯,在内衣的遮掩下仍藏不住她的美丽。

    我现在的身体虽然是个小孩子,但是仍感到口干舌燥、全身发烧;久未勾起的情欲,在心上人玉体的挑逗下,再度炙热地燃烧起来。

    紧张而又兴奋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小兰粉嫩的脸颊,火热的肤触自掌中直达心坎。

    小兰感到有只手正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滑动,勉力睁眼一看,朦胧中似乎见到新一的身影,积压多时的思念猛然暴发,举臂欲搂住我的脖子,说道:不要再离开我了……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听到心上人如此深情的告白,我也忘记了自己现在是柯南的身份,低下头去,以深情的一吻来回应。

    唇舌传来的温柔触感,使小兰的神智暂时回复清明。

    当她发觉眼前的人不是新一而是柯南的时候,心中惊骇无比!小兰是一个保守且贞操观念很重的女孩,在学校的人缘不错,但总是会无意间与其他的男性保持距离;父母分居之后,一方面为了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一方面又想让父母言归于好,使得她根本无暇在感情方面做太多的尝试。

    再加上我与小兰从小就玩在一起,十多年的感情使外人根本没有介入的空间。

    虽然我们彼此都不承认,但是对于彼此的感情在心中早有了默契;当圆子平常揶揄我们的关系时,虽然我与小兰总是会忙着辩解,但是心中却带有一丝喜悦。

    不过我们的关系虽然亲密,但却谨守分际;小兰不希望在婚前有任何越轨的行为,而我也不愿强迫她;最多也只有在我被变小前的那个圣诞夜接过一次吻—我们的初吻。

    眼前正吻着自己的人,虽然是一个小孩子,但毕竟不是新一!大惊之下,急着想把柯南给推开,但是身体中的火热感觉,却让自己使不出什么力气,同时自己的意识也正一点一点地被酥麻的感觉给吞蚀。

    小兰既羞且惧,在我俩的嘴唇分开时说道:柯南……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对小兰姊姊……唔……我再度封上了她的小口,当我的舌头擦过她滑嫩的香舌时,迷醉的电流再度冲击着她那因药效而感到兴奋的娇躯,使她仅存的力气霎时消逝地无影无踪;原本勾在我后颈的双臂,如今已无力地摊平在床上;玲珑的小口也只余阵阵的娇喘,难以再发出任何的拒绝……我的手沿着小兰的玉颈往下,徐徐地攀上胸前鼓动的双峰,有如替舌头作前导探路的工作。

    因紧张及兴奋而略带颤抖的双手,笨拙地解开了她胸前的束缚。

    小兰无力的一声惊呼:啊!……不可以……!!将因凝视着美景而出神的我给唤回神来。

    小兰的胸部并不能算大,但是却细致玲珑、秾纤合度,并有着青春年少的坚挺。

    阵阵的喘息,使酥胸不停地震动;兴奋的刺激,让峰顶的蓓蕾更添娇艳. 双手轻柔地抚慰,似要平复双峰的活动,但却引起更激烈的反应。

    我深怕弄痛了小兰,双手不敢太用力,尽可能用我最温柔的方式,感受她双乳的一切。

    当双手游遍了双峰的美景,完成了探索的任务,舌头也开始了它的旅程。

    告别了小兰的香舌与檀口,沿着双手所开拓出来的路线,向洁白的玉峰前进。

    周身的火热,令小兰的身上漫布着一层薄汗,为移动中的舌头提供一股淡淡的咸味,让我的舌头在品尝过小兰口中甘美的津液后,得到另一种的享受。

    我小心翼翼地描绘着双乳的形状,仔细地让我的唾液与小兰的香汗交流;每一次肌肤与软肉间的磨擦,都发给小兰欢愉的电流,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她的意识飞向更高的高峰。

    终于,我的舌头攀上了其中一座顶峰的蓓蕾,细细地品味这鲜美的果实;一股强烈的快感袭来,让小兰沉醉于顶峰的愉悦,享受着置身云端的舒畅……我知道,这里绝不是旅程的终点!尝过了双峰的白晰粉嫩、以及蓓蕾的殷红坚挺,我必须再度前进,继续探索这清丽的无瑕玉体。

    如同辞行一般,舌尖依依不舍地擦过双峰上的红实,移往下一个目标。

    舌头从小兰的胸部顺势往下,在白晰的身体上留下一道湿润的痕迹。

    通过她的纤腰之后,我故意转了个弯,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流连一番。

    小兰的轻喘似乎得到了缓和,像是因为避开了尴尬的接触而放松。

    微弱的字句断断续续地自她轻喘的樱唇中流出:啊……啊……柯南……不……不可……啊……以……啊……我们……不能再……啊……这样……下……去……啊……我并没有回话,因为此时我的舌头与嘴唇正在品尝小兰大腿的柔嫩,以及处女身上馥郁的清香。

    双手温柔地分开了小兰滑腴的双腿,她虽然鼓起余力想要捍卫自己最后的一道防线,但是她的力量正逐渐融化在阵阵销魂蚀骨的感觉中;早已湿透的内裤,正沿着玉腿的曲线远离它的主人。

    随着双手的开拓,舌头也逐渐朝着其中的圣地前进。

    我并不急着让舌头前往朝圣,而是在途中多所停留,尽可能地收集着自圣地流出的甘泉。

    小兰的呼吸慢慢地又急促起来,娇喘中隐约地可以听到:不……不要……啊……啊……柯南……啊……不……可……以……啊……啊……似乎是要对我发出最后的一丝抗议!小兰的爱液与我的唾液相互交融,替我的舌头提供了良好的润滑,也加快了我朝圣的进度。

    伴随着逐渐高昂的喘息声,我的舌头终于抵达了这神圣的殿堂,轻叩着圣殿的门扉。

    就在我的舌头滑过小兰的阴唇时;或许是出自处女的本能吧!她迷醉在快感中的精神突然清醒过来。

    小兰暗道:柯南……对不起了!鼓起残存的余力,右手的手刀朝着我的后颈就要劈下……以小兰的空手道实力,挨了这一记非当场昏迷不可。

    我当时正陶醉在她的处子幽香中,对这一击可说是浑然不觉。

    就在小兰的手刀要挥下之时,我的舌头刚好擦过殿中的蜜实,她的身体如遭电击,残存的最后一点力量也随之烟消云散。

    我温柔地吻上她的阴唇,品尝着这未经探访的柔嫩。

    双唇相接的同时,我的舌头轻抚着她的蜜唇,同时也让我的唾液与小兰的爱液进行更亲密的融合。

    小兰这时已经提不起半分力气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以阵阵的娇喘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当舌头滑过她的阴核时,触电般的快感在她的声带上擦出美妙的喉音;我就像一名音乐家,与心爱的小兰共同演出人间最美妙的乐曲。

    舌头慵懒地在小兰的阴部游移,一会儿拨弄着花瓣般的阴唇,一会儿摩擦着珍珠般的阴核,甚至还顺势滑入她圣洁的处女阴道,探访她贞洁的处女膜。

    就在一声长呼之后,我的舌尖突然被大量的爱液给淹没,原来是小兰达到了她生平第一次的高潮,泄出了她宝贵的处女阴精。

    刚泄身过的小兰,檀口仍不住地喘息,白晰的娇躯浮现着淡淡的粉红,更添一股媚艳之色。

    床单上一大片湿痕,恰为小兰的欢愉留下见证。

    看着小兰的媚态,我实在是快忍不住了。

    虽然身体仍然是小学生的模样,或许是解药的作用吧,我的阴茎竟然硬挺了起来,像是迫不急待地想要一探小兰那神圣的生命殿堂。

    平常的小兰是十分拘谨的,连穿着都相当保守。

    虽然我们常常在一起,但是也只有到牵手的地步。

    我变成小孩子后,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了,也只有到游泳池去的时候才能一睹她健美的身材;不过偶而在家中看见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仅包着一条浴巾的诱人模样,就足以令人兴奋良久。

    如今,我心中的女神正在眼前开放她纯洁无瑕的美丽娇躯,爱液的诱人气味混合着贞洁处女的芬芳,再配上渐趋缓和的细细娇喘……这一切似乎都在向我发出邀请,要求彼此的肉体与心灵进行最亲密的结合。

    长久以来的愿望就要实现,心中不禁感到有点紧张;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身为男人的我早就在心中发誓要让我们的第一次充满美好的回忆。

    慎重地分开小兰那慵懒无力的玉腿,美丽的粉红花朵在水光中含苞待放。

    龟头先在阴蒂的上方一阵研磨,快感的电流再度替高潮后的娇躯注入活力,同时也为我俩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刻揭开序幕。

    玉茎顺势往下,敏感而又娇嫩的前端借着彼此黏液的润滑,流利地描绘着这贞洁花朵的轮廓。

    缓缓地进入这从未有人造访过的贞洁圣地,虽然已有之前的润滑,仍可感觉到处子独有的紧窄。

    龟头才刚进入,正准备要突破妨碍我俩结合的最后一道障碍时,意识已十分模糊的小兰口中勉力地吐出:新……新……一……啊……新一……啊……啊……声音虽细若蚊呐,但听在我耳中却如响雷:她还是爱着原来的我!我真的应该以柯南的身份占有她的第一次吗?一惊之下,蓄势已久的精液激射而出,全都打在小兰的处女膜上;受到这个刺激,小兰再度攀上了欢愉的高峰,意识也飞向了极乐的天国;我的阴茎则是在发射终了之后迅速软化,接着滑出了小兰那迷人的阴道……经历了生命中前所未有的快感,小兰有如置身云端,四肢无力地伸展着,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融化掉了。

    半浊的白色液体,正缓缓地从粉红色的唇瓣间流出,在床单逐渐变干的湿迹上加上新的晕染。

    虽然没有破去她的处子之身,但是自己仍是第一个进入她身体的人,也是让她尝到生平第一次高潮的人;心中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以工藤新一的身份让心爱的小兰成为女人!将小兰的衣物都穿回去后,我便到灰原的房间看看她的情况。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