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欲海淫龙

    发布时间:2020-03-04 00:00:56   








    我天生是个淫贼,我刚一出生,一条淫根竟有小腿大小,被人认为是淫魔转世,这注定了我万变淫龙浪天传奇的一生。

    我自小混迹江湖,很早就显露淫邪本性,十四岁骗奸韩府丫环灵儿,十五岁开始跟着帮会小头目黑虎逛窑子,十六岁与帮主小妾偷情,十七岁跟随天下十大淫贼之一的蝶恋花(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帮过他逃脱了几位侠女的追杀)学习各种奇技淫巧、暗器淫药,自此开始到处采花的淫贼生涯。

    做淫贼是十分危险的,除了有本身的资本,过人的智慧,还要有超强的武功, 否则很容易淫年早世。我很快也遭到了一些侠女、侠客的追杀,由于我武功只是二流水平,要不是我够机智,几次险些丢了性命。

    有一次我遭到了同心盟(有玉女帮、红颜门、百花宫等组成)几位侠女的联合追杀,在我认为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一位改变我一生的高人出现了,并搭就了我。他就是我后来的师父——花魔门门主,魔门八大高手之一的花魔任纵。

    后来师父告诉我他已经跟踪了我好些时日,认为我是千年难遇的淫界奇才,身具九阳奇脉,绝世淫根,是他苦觅多年的最佳传人。我便成了师父的徒弟。

    师父把我带回了花魔门总地云雨峰,开始传授我各种魔功,在师父的指导下,通过三位师娘和六位女奴的肉洞,不到三年,我的大色天魔功已突破第六重天的境界,其它各种魔功如天魔万化也已能熟练运用。


    大色天魔功是花魔门镇派绝学,是魔门三大魔功之一。修炼方式无疑是我最喜欢的——通过男女交欢。当我巨大的分身进入师娘那紧窄的肉洞时,天精魔气通过交媾处的天地之桥,在两人体内自动运转,阴阳交互,乾坤循环,形成一个旋转的气场,源源不断地吸纳着周围空间的精、气、能,转化为自身的精元,功力。

    除开派祖师以来,花魔门还没有任何一位门主练到大色天魔功的至高境界——第九重天,这主要是由于本身资质所限。当年师父鼎盛时期突破第七重境界时,就已经位列魔门八大高手行列。现在我已经可以算是超一流高手的水平。

    天魔万化是花魔门一项奇功,可以通过控制天魔精气牵引肌肤,任意改变自己的形体,幻化万千,一人千面。

    在各种魔功已运用自如后,我可以出师了,师父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浪儿,如今你已魔功初成,师傅以后就把花魔门交给你了,师父有几件未完成之事要你去做。”

    “第一、替师傅一仇,想当年师父被同门暗害,又遭那些所谓狗屁正派之士围攻,我花魔门险些惨遭灭门,弟子冲散在各处,师父也身受难以恢复的内伤。这仇就有你去报,这里有一本‘必淫录’,记载着仇人之妻女名单,我要你淫遍她们,已报师傅多年之仇恨”

    “第二、重震我花魔门,聚集失散的教众,光大我门,一统魔道” 师父将一枚红色宝戒交到我手上,接着道“这‘处女红’是我门门主信物,我门教众都识得,你好好保管。”

    我将双眼凑上杨小艳玉门、后庭之旁,看得我口水直流,连呼蠢材,竟然差点错过了这世上最美之物。眼前两片大小阴唇色呈粉红,成半开状,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金褐色的柔软肌肉上满是两人的结晶,浓稠的白色液体不时低将下来,浓密、湿黏的阴毛不规则地紧黏在阴门及大腿内侧上;菊花蕾上几撮短短的肛毛,包围着海参般的后庭,有如活物般缓缓吞吐收缩,嫣红略偏褐色的肛门看得才刚射精的我再度勃起。

    于是我伸出双手,一边插进了黏胡胡的阴道,便是一阵强力抽插,另一边则伸手沿着杨小艳的浑圆丰臀,徐徐摸向两股之间粉红色的菊花蕾。

    才刚高潮不久的杨小艳忽然被下体的刺激激起久违了的灵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如同母狗一般趴跪在床上,而我分明再自己隐密处大肆赏玩,一阵强烈的抽插快感立时淹没了杨小艳,但伸向菊花的手指又再度唤醒她的羞耻感,拚命地紧缩自己的肛门,口中惊慌地叫道:">求求你……不要……脏……啊……">一颗皓首无意识地随着阴道内手指抽插的节奏左右摇摆,鼻中淫秽地发出阵阵娇喘。

    我手指刚插入她的后庭,便见到辐射状的肌肉惊慌地朝内收缩,如同海参一般,手中更是变态的深深插入。

    杨小艳只觉得肛门内直肠被一根手指完全塞满,强烈的羞耻心和全身的炽热闷涩感使得她呼吸困难,非得用全副精神抵抗后门的侵略,根本无暇顾及前门的激烈抽刺,以及我在大小腿后侧的舔舐,口中银牙紧咬的哼声,更转为啊啊娇媚轻柔的浪叫声。

    这时杨小艳唯一被禁制的中庭大穴业已在激烈的暴风雨下被冲开,但杨小艳经过了两个时辰多的爱抚、性交,全身酥软无力,如同一瘫烂泥,连口中的浪叫声都已无暇顾及,哪里还有精神去注意这些?

    我接着将菊花蕾拉开,内壁上鲜红的的嫩肉便整个暴露在眼前。杨小艳不禁">啊">的叫了一声,双眼羞耻地紧闭,雪颈微扬,椒乳乱晃。我将舌头贴上向外番的菊花,就是一阵吸吮舔舐,口中不但没有一丝异味,甚至还传来一股淡淡幽香。

    ">呜呜呜……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经过长时间的折磨,谢小兰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抬起头来一阵淫笑,说道:">这么香的肛门,老子享受都来不及了,还想要我放了你,真是蠢蛋。"

    接着又低下头自顾自地品尝肛门,玩弄一双椒乳和阴道的手上更是不停加速。

    在这种情形下,即使是海中冰山也不得不融化,更何况是才享受过云雨之乐的杨小艳?渐渐地,连杨小艳也可以听到自己下体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柔弱的哭声中也夹杂阵阵快意的浪叫哼啊声,淫靡地应和着我的玩弄。

    这时我将自己下体移向杨小艳的上身。现在见她哼啊直叫,玉体乱颤,想必欲念横生,便将自己的肉茎移向她面前。

    狂乱中的杨小艳脸上忽然碰触到一根热腾腾的坚硬肉棒,睁开眼来,只见眼前鼻尖处顶着一根肉棒,蕈伞一般的龟头上还留有一条细长的白线,分明是刚才插进自己秘洞的阳具,两粒肉袋左右晃动,上面纹理分明,只羞窘得马上闭眼转过头去。

    我捏开杨小艳桃腮,腰部一挺,便整根连肉袋插了进去,接着一连串的活塞运动,仿佛把杨小艳上面的嘴儿当成了下面的嘴儿。

    杨小艳虽然全身酥软,但女儿家总是害羞,更何况这根肉棒的主人正在强奸自己,即使无力吐掉,也不愿为其口交。谁知下体突然传来一阵强烈快感,原来是我手口并用,右手在肛门内壁抽插抠挖,一张巨灵似的大嘴像张网子似的包裹住整个阴道阴核,深深一吸,吸的杨小艳全身一畅,身子一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下体一道前所未有的洪流夹杂着蜜汁尿液,一古脑儿喷了出来,口中无意识地学我一阵吸吮搅动,一条香舌更自然地在阴茎下、肉袋上用力舔着,根本没察觉到一阵直冲脑门的臭骚味。

    约莫抽插了盏茶时候,我只觉得浑身一畅,身子一抖,狂吼一声,便在杨小艳口中射出一堆精液。杨小艳忽觉口中肉柄射出一股又热、又浓、又稠、又骚的液体,直射入口中喉道,直觉地连忙将肥大阳具整个吐出,接着脸上一阵温热的感觉,原来是男人的精液射在脸上,正冲向高潮的她呼吸困难,连觉得的力量都已失去,便只得任由它留了满头满脸。

    再度将杨小艳翻转过来,由于可以吸收周围的精气,精元源源不断,刚射完精的阳具马上怒目横睁,一柱擎天。


    浑身脱力的杨小艳这时哪还能够想到什么道德伦理、贞节形象,只得毫无反抗地接受身体官能传来的快感,">啊">的一声尖锐娇呼,语气满是满足的快感。



    这时杨小艳只觉得下体传来的猛烈抽插快感整个盖过了其它五官所传来的感觉,眼前天旋地转,连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都看不清楚,更不知道自己口中正不断加大淫乱叫春的音量:">……嗯……啊……嗯……啊……啊……">无意识地将两只修长的玉腿无耻地紧夹着我的腰部,仿佛希望我的男根插得更深更猛。

    两人淫乱的性交行为持续了大约一柱香时间,我突然感到肉棒周围阴道内壁的软肉一阵强力的旋转收缩,比起在口中时的唾液香舌滋润,更加舒服百倍千倍,便再也支持不住,再度嘶吼一声,将一道滚烫的洪流喷洒在杨小艳体内。

    同时只见杨小艳浑身不停颤抖,脸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艳的桃红色,香舌紧缠住我粗大的舌头,双手环抱我的肩头,手指深陷我背上肌肉,">咿啊"一声前所未有的狂呼娇喘由一张樱口中传出,如同晴天霹雳般,双腿一阵筋脔抽绪似的紧紧夹住我的腰臀,好似要将我挤得一滴不剩似的。

    杨小艳更是如同灵魂出窍般,累得连脸上口中的精液都无力擦干吐出,整个人呈大字形瘫软在床上,沉沉睡去,全身上下只有双腿还有余力无耻地紧夹住我的双腿,任谁也看不出这名赤裸裸躺在床上和男子紧紧结合的绝世美女,是不久前在武林年轻女侠,反倒像是千人骑、万人跨的淫娃荡妇,正无耻地享受和男人苟合的 绝妙快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