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美丽新世界20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44   
    字数:721
    (二十)公公的日记本「你真棒……」良久,依偎在我怀里的陶醉呢喃着,尾音拖的很长,很撩人,带着极度欢畅过后的慵懒。我咧开嘴,无声微笑,即便是曾经健康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一个女人夸贊我的性能力,而且是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尤其是在得知自己「性功能障碍」后,我更没有想到,只要丢掉了思想包袱,接受「NTR重度中毒者」这么个身份,我竟然脱胎换骨,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勐男」了。「你……你在笑什么?」陶醉侧过脸来,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我看到她双颊上的红晕依然没有褪去。「没……没什么,我就在想,平时那么端庄大方的OL,在床上原来也……」
    「也什么?」「也这么放荡……」和她携手共享了性高潮后,我感觉到两人之间再无隔阂,所以现在平日里都不敢说的话,我都可以倾吐而出。这不是我有意去挑逗这个美女,确实是刚才她就像一个女骑士一样,癫狂的在我身上驰骋,绝对想不到她平日里端庄大方OL的模样,看来真的是饥渴了很久啊!我的新世界徐徐展开在面前,对她,岂不也一样?果然听到「放荡」这个词,陶醉浑身一颤,却也只是半重半轻的捏了我一下,她埋头在枕头中,模模煳煳地娇嗔:「讨厌!」也许是我的错觉,我突然发现,此刻在床上与我打情骂俏的陶大美人,似乎一下子变成了另一个人,比如刚才她说「讨厌」时候的娇羞,之前我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可能……现在这么娇媚的神态,正是她大学期间的样子呢!一想起大学期间的她是那么的风姿绰约,娇媚动人,果真价实的是男生们意淫中的性感女神,我的喉咙里好像就点了一把火,真是想不到如今的端庄OL曾经也……放荡……过啊!突然我想到一件事,拍拍她赤裸在被子外面的光滑嵴背,有些慌张的问:「刚……刚刚我射进去了,不要紧吧?」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飞来一个白眼,「死人!现在才想起来,刚才……刚才弄进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啊……不要紧啦!今天是安全期!给……给我到点水……」我赶紧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倒了水,要水喝,呵呵呵,看来这熟透了的尤物真的被我榨干了呀,我有些自豪,哈,难怪难怪,刚才她下面出了那么多的水,肯定是脱水了啊!虽然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着快乐,但是我知道我们之间还隔着一件事,那件事……总是要说开的。我刚才在床上的表现可谓是「如有神助」,这个词用在这里很是贴切,那并不是我本身的能力,而是借助了外力,我竟然凭空想象出了一个男人,陶醉的公公,他和我一起,完成了这一次颠覆我和陶醉认知的性高潮。可是,高潮过后,陶醉会不会尴尬?虽说是假象,但毕竟是「公公与儿媳」
    之间的禁断之爱啊!我不知道她此刻有没有想到这点,借着倒水的机会,我试图捋顺思路,想着可能的应对,可就凭着我这样不善言辞,不擅机辩的能力,想也是白想。我拿着一杯水,满腹心事的进来,却看见刚才还玉体横陈的陶醉已经重新穿好了衣裙,整整齐齐地理好了凌乱的床铺,她一袭标准的OL装束,上身白衬衫,下身一步裙,正端庄的坐在椅子上,我一时有些恍惚,很难把现在她这幅「世界五百强外企单位部门干练女经理」的模样,和半个小时前那种狂浪不羁的淫乱少妇联系起来!陶醉接过杯子,斜眼看了我一眼,喝了口水,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始这个话题,想不到她倒很大方,主动起了个头.
    我如履薄冰般的坐在床角,说:「我也很苦恼……自己的这种……情结……」
    「苦恼?」陶醉的声音里有些好笑的意味,「刚刚我可没有感觉到你的苦恼……」说完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俏脸上刚刚褪下去的潮红又泛出了一点.可能她也在回味刚刚爽翻极点的性事吧!从她欲说还休的表情来看,这种舒爽程度,应该丝毫不亚于她死去的丈夫带给她的!我不由得有些自豪,却又故作苦恼状:「只是这样一来,每次都需要你的配合……」「每次?」陶醉哼了一声。我忽然註意到自己说错了话,陶大美人肯纡尊降贵,「施舍」一次性爱给我,实在是我修了八辈子的德,祖坟冒青烟,虽然相信她也爽翻了,毕竟她自多年前丈夫去世,对于这个如花似玉,熟透了的番茄的少妇来说,也是饥渴难耐,但我这么毫不掩饰的说出来,还是让她有些不满.我连忙解释道:「我是说,如果有下次……如果……」陶醉捋了捋鬓角处微乱的秀发,「先别说这个,大郎,你这种情况……和我以前的丈夫是不一样的。」「哪里不一样?」「你好像……比他严重的多,不想那些事,你居然……居然不能硬起来,他从来不会的。我们大学期间是把这种性癖当成是……嗯……甜点,饭后甜点而已,你呢,简直是把NTR当成是主食了!」她说了这话,看了看我,似乎在想这话会不会伤到我,其实她大可放心,我自卑惯了,断不会因为这话而伤心,况且她说的是实话,要是没有那出人意料的陶醉公公的电话,也没有这场从「头皮爽翻脚趾尖」的鱼水之欢.有付出才有收获嘛!这点,我懂!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不过……要是真的……真的如你所愿,你焕发出的能力,简直……简直是脱胎换骨,这也是他比不了的。所以说……」她总结到:「你的情况严重的多……」严重就严重吧,我又不在乎……我垂下头,做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实际上眼睛正贼熘熘的看桌子下她白嫩的双腿。她穿的是工作套装,下身是一条不算太短的一步裙,但是因为坐久了,她又有些心神不属,所以裙子一直在向上缩,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诱人的大腿几乎四分之三都可以看见,如果……如果角度再低一点,恐怕连内裤都能瞄到!
    我又不由得想起昨晚在甜品店里,她的春光外泄,当时向后高高地撅起屁股,从连衣迷你裙下不小心露出内裤的她,简直就是当时在场所有男人的极品甜心啊!
    「你……在看什么呀……真讨厌!」她突然察觉到了我的行为,一手遮在双腿间,一手把裙子向下扯了扯。被她抓了现行,我却没有半点羞愧,现在我知道,眼前这个端庄大方,兼美艳绝伦的少妇,其实在床上,是在是个天生媚骨的尤物,我仰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你刚才在床上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想不到我竟然会这么直接的发问,陶醉也是一怔,想要发怒,我却从她的眼神里更多的读到的是惊慌。我于是用很坚决的眼神,平生第一次,用力地盯着她,良久,似乎她被我这种目光瞪得有点不自在,最后她嘆了口气,说道:「不是所有都是真的……」
    我唿吸急促起来,那就是说,有很多都是真的咯?也许……也许刚才的癫狂,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幻想」?而是确有其事?
    至少……陶醉的奶罩内衣,她的公公确实是经常能接触到的!我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去到陶醉家里,我在她家卫生间里的发现,那只洗衣篮中的性感内裤和吊带袜……原来她的公公也能接触到啊!她的目光亮了亮,顺着她的视线,我知道,自己的裤裆以肉眼可察觉的速度,隆起好大一坨。「你……好变态……又……又大了……」陶醉的斥责更像是发嗲。我嘿嘿笑了起来,大大咧咧地将双腿分得老开,将硬起来的生殖器对着她,对于我这种ntr中毒已深的心理,我已完全接受,再无羞耻可言。「公公他其实……」她脸瞥向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将心里话缓缓说了出来。原来,公公和陶醉一样,身为那场可怕的车祸幸免于难的两个人,后来都陷入绝大的悲恸之中,妻子和儿子都在同一天去世,毕竟年纪大了,公公比她更慢才走出阴影。后来,家族经营的事业在陶醉的支撑下,慢慢回復了正常,直到去年,她公公才慢慢的开始重新接手生意,在陶醉的叙述中,她的公公是一个年富力强的老人,怎么说呢,年届六十的他一点都没有老人特有的迟缓和暮气,漫长的悲痛中,他表现出来的也只是伤心,而不是颓废,最终他能完全走出阴霾,也是拜他的坚强性格所赐.公公对她也很好,很照顾她,没有因为那场车祸,而责怪幸存下来的儿媳妇,只不过……有时候,公公也和别的男人一样,望向陶醉那凹凸有致,隐藏不住的美好身躯的眼神,也会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这也很正常,公公也是男人,一个虽然年纪偏大,但是身体却仍称得上健硕的男人,老婆去世后,生理上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就像是湖水被隔断后,水位不停的上涨,总有一天会决堤。陶醉不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她对男人目光投向她的惊艳目光总是不太註意,可是她和公公几乎是朝夕相处,所以他的一言一行,每一个眼神和动作,她总会稍稍有所察觉,她也想过是不是和可儿搬出去住,可是想到公公毕竟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里又没人照顾,而且他也没有进一步的过激的举动,搬家的计划也就作罢了。只有一次……那天公公喝醉了酒,生意场上这些应酬是难免的,他吐了自己一身,陶醉帮他换衣服的时候,他意识模煳地竟然将儿媳抱住,老泪纵横,含煳不清的说:「桃桃,我……好喜欢你……我……我想要你……」那次陶醉费了好大的劲,才挣脱了公公的怀抱,可是那孔武有力的臂膀,和炙热的气息,至今让她难忘,事后,公公好像依稀记得那天晚上的唐突举动,总是不好意思面对儿媳妇,陶醉倒没有什么,她很能理解一个丧偶多年的健康老人的需求。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陶醉打扫卫生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在公公床头柜中看到一本记事本,记录的……竟然……全都是关于自己的事情!「桃桃今天穿的很漂亮,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条裙子很适合她。」「今天是桃桃的生日,我没有让阿姨做饭,亲自下厨做了她最喜欢的响油鳝丝,不知道她吃出来了没有?」「一家三口去了公园,天气很好……」「可儿脾气真不好,活像是她爸爸小时候的样子,又惹桃桃生气了,我看不下去,骂了可儿几句,她居然离家出走了!」「今天……我不小心……看到……陶醉换衣服……我知道这很不道德,甚至对不起死去的儿子,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没有把视线挪开,她的脖子,她的背,她的腰臀,她的腿……」看到这里,陶醉羞红了脸,她的公公居然会用如此翔实的笔法写出偷窥自己的情形。但是再看下去,却看到「我真的是太无耻了,老天!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今天偷窥了试衣间里的儿媳,我对不起儿子!我有罪!」那天的日记就到这里,在这页纸上,有几处皱掉的圆形痕迹,公公一定是哭了吧,陶醉十分内疚,又有点怜惜,还有点……羞意,不知为何,却没有半点反感。向后翻去,「桃桃今天又很晚回来,听她说,是去照顾那个为救可儿而受伤的老师去了,我知道这很怪,可是我依然失眠了,心里的那种情绪,也许是……
    嫉妒……「「桃桃可能是恋爱了,这些年很少在她脸上看到这么愉悦的神情,我真为她高兴,她才三十岁,不应该这么耽误她。我应该……支持她!」陶醉的眼眶有点湿润了,想不到公公竟然这么大度,这么为自己着想,想到日后夕阳下公公形单影只的寂寥,她的心一下子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了翻到最后一页,「昨天喝酒了,我不应该喝酒的,更不应该喝醉,还是桃桃服侍我上床的,我是不是做了一些身为公公不该做的事情?我一定是说了一些什么,桃桃今天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异样了,我……我有罪!」这是公公第几次在日记本上写出「我有罪」这三个字?陶醉自己也数不清了,不过,最后一页的三个字写的最大,占了整张纸的三分之二,甚至纸都破了,能想象出公公当时自责的情绪.三个字,我有罪!在白纸上,简直触目惊心!公公有罪么?陶醉合上日记本,关上抽屉,坐在阳臺的沙发上,默默想着她看着我,杯子里的水已经凉了,她一口都没有喝,只是陷入记忆,然后自言自语的表达出来,说到这里,她的眸子不再空洞,向我投来,嘴唇轻轻动了动,问了一句「他有罪么?」我深吸了一口气,用最决断的声音,沈声道:「没有!」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我握住了她的手,「他喜欢你,桃桃,你公公他……喜欢你……」说完这几句话,陶醉浑身颤抖,似乎她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只不过终于被一个人捅破了。我继续说:「他虽然喜欢你,但是传统的思维禁锢了他澎湃的渴望,他希望你得到幸福,自己却甘心在一旁的角落里,独自悲伤和寂寞……」「不要再说了……」陶醉喃喃。我没有理睬,继续用低沈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们同甘共苦,你们相知相守,你们相濡以沫,在同一屋檐下,每时每刻都能看到心爱的女人,但是却没有办法表达,只能依靠日记本稍稍缓解心中的苦闷……」我走到了她的身后,在她耳边低语:「这是压抑人性!世俗的压力将他的全部爱意都压抑住了,这样,他会痛苦,他会苦闷,他会生病,他最终会离开你!
    你希望这样吗?「「不……」她闭起眼睛,整个人向后靠在我的身上。「你的公公好压抑,他好像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你愿不愿意帮帮他?」
    「我愿意……」「他的眼神想没有任何负担的在你身上游移,做为他最最信任,最最亲密的儿媳妇,你愿意给他看吗?你的秀发,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颈,你的肩,你的奶子,你的腰肢,你的大腿……」我越说越慢,顺着我说出的一个又一个的身体部位,我从背后,用指尖轻轻的,柔和的划过她的身体,每到一个地方,我都能察觉到她火热娇躯一阵发抖发颤。她的喘息声越来越明显,高挺的胸部越发的起伏,「好……公公……我让你看……你不要有负担……这……这不是什么错,我……我也很享受你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移的感觉……」我一楞,想不到陶醉竟然对公公有如此深的情感,一点都亚于对我的爱,她说「她也很享受公公的目光在身上游移的感觉」。瞬间,我的血液似乎都流向了肉棒,我悄悄的拉开拉链,把肉棒掏了出来,进行最后一步。「桃桃……爱你!」我说完后,陶醉回头,看到了我雄起的生殖器,俏脸上一阵发烧。「你……爱我吗?」「爱……」她小声说.「爱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彼此获得最高最好的快乐,毫无保留,毫无怨怼,你……刚刚快乐吗?」「嗯。」陶醉双腿轻轻拢了一下,还摩擦了一下大腿。「那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我硬起来吗?就像现在这样!你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我们获得刚才那种的快乐吗?」「我知道……」她的目光越来越坚决.「那我的结论是,桃桃,你愿意做出这个决定,我会很快乐,你也会很快乐,公公……他也会很快乐,没有人会受到伤害,你说,对吗?」她无声的点头,再不犹豫,再无仿徨。我忽然佩服起此时我的口若悬河了,平时唯唯诺诺,不善言辞的自己,居然在这种「鼓励自己心爱女人去取悦别的男人」这件事情上,如此的老练,如此坚决.现在的情况是,我能够通过意淫「陶醉和她公公」的性事,来完成自己的「勃起」,从而占有陶大美人,而现实生活中,陶醉和她公公之间,也确实存在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而她,似乎也非常享受在同我的交媾中,幻想公公的存在。似乎这样一来,公公真的就通过我的身体来占有她的肉体了,也能稍稍缓解她对于公公的愧疚,也能回答她公公对她无私的爱了!哇操!简直是两个人都得到了灵与肉的极大满足了啊!要是……要是再进一步的话……我不敢想了,我也不能想了,因为眼前半裸的陶大美人,我的欲火又腾的升起。此时陶醉整个上身正伏于床架之上,雪白丰腴的背部,圆耸肥腻的双乳藏之不住的从两边身侧流泻出来,挤压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腰间的曲线流畅自然地蜿蜒到了浑圆的臀部,陶大美人的臀形很美,硕大、丰满而不显臃肿,柔软而富有弹性。她转过头来,原本清澈的眼眸中已经是蕴满了欲望,这种状态任何雄性生物都知道,眼前翘起屁股的陶醉,已经是做好准备了,准备迎接来自她身后男人的操干,只是不知道,在此刻的她的心中,更想是我,亦或是她公公来完成呢?
    我不管这么多了,慢慢凑到她臀部的前面,两瓣雪白、浑厚的肉球夸张的突兀着,已经养育过一个女儿的陶醉髋骨本来就比较宽,此种探身的姿势使雪白、丰润的背部和腰部曲线与肥大的臀部形成鲜明的对比,形成视觉的巨大冲击更诱人的是,那团肥美丰腴,如此如脂似膏,竟在臀丘两侧,形成了迷死人的美臀漩涡.我福至心灵,双手拇指按上了那两只腰窝,接着肥腰往前一顶,便进入了她那湿润至极的桃源深处。「啊……好深……」陶醉没有回头,却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吟。我也有如神助,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仅凭我原本短小的肉棒,能带给眼前尤物这么大的爽快感,原来在NTR的狂欢盛宴中,我得到的,并不仅仅是「勃起」的功能而已,我还打开了另一扇大门,整个人沈浸其中,好似都已脱胎换骨了,最明显的征兆就是,胯下的肉棒尺寸和硬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进而散发出勃勃生机!「桃桃……你里面发洪水啦……这么湿……」我故意压低声音,好让陶醉听得模煳一点,最好……最好把自己真的当成她的公公!「啊……讨……讨厌……」
    「你……你是不是故意把内衣放在外面的沙发上的……我……我一直想问你……」这一下,陶醉仿佛被刺中了蜜穴的最深处,更有可能是被说中了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我能感受到她的呻吟声中蕴满了巨大的满足感,甚至有点控制不住的带出了几声哭泣。她云鬓散乱的倩首无力的埋在枕头里,我不依不挠的停了下来,凑到她的耳边追问:「是不是?」只看到一片片娇羞的红霞不断攀上她的粉颊桃腮,陶醉的脸庞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不自觉中她微微吐出几个字:「是……是的……我故意放在……放在那里……」「为什么?」「勾……勾引你……」「勾引公公?你可真骚……」「我……我就是骚!啊……啊……公公你喜欢我么!」突然陶醉媚叫一声,一只手探到臀后,抓住了我的坚硬如铁的肉棒,屁股一前一后,竟然主动套弄起来了!我捧着她的肉臀,两人的性器紧紧贴合在了一起,我只觉得湿漉漉一片,陶醉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贴在我火烫肉棒的两侧,滑熘熘的,肉乎乎的,一前一后的挤压蠕动着。「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的……桃桃……」我闭起眼睛,不断的加强着想象,把自己化身成她的垂垂老矣的公公,因为只有这样,我的肉棒中才能不断的迸发出活力,否则……否则就会立马酥软下来。好在身前的陶大美人无比配合,她回头娇媚地瞪了一眼,神情恰到好处,脸上尽是十分醉人的艳霞,成熟动人,风情万种,娇媚诱惑!「你不是……已经…
    …占有我了……公公……「说到公公两个词的时候,陶醉的声音甜腻的似乎可以滴出蜜汁来一样。「好……好舒服……你里面好舒服……夹……夹死公公我了……」我颤声说道。「啊……公公的东西……也好厉害……顶的儿媳妇……的心里去了……啊…
    …「「我……我还想……」「还想什么?」「还想摸桃桃你的奶子!」「来……来呀……儿媳妇给……给你摸……来……」我耸动着下体,一只手却被身前的女人抓起,她把我的手攀上她那饱满坚挺的乳房,我把自己想象成她的公公,使劲的揉捏着儿媳妇的胸脯。「你的……奶子……好大……好弹……真是一对淫荡的奶子!」「啊……公公你真色……竟然这么说儿媳妇的……奶子……」「是你勾引我的……桃桃我快要到了!」「都……都射进来吧……今天是安全期,公公……你……你全部给我吧……啊……啊……啊……儿媳妇也来了……桃桃好开心……公……公……」
    菊花好养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