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熟女经纪业务

    发布时间:2020-02-10 00:00:29   


    『你就这样说,我那知你在说那里?快过来指给我看吧!』


    『是、是!』


    听到客户的吩咐,我不敢怠慢,歉意的边鞠着躬,边细步走到他跟前,弯低身的指着细项,跟他解说清楚。


    『这里是说,即使供款完结了也没意外发生,你也可以..』


    『我在听,你继续说吧!』


    他手搭上了我的屁股,而且轻轻的搓弄起来,手指更在股沟里磨着,我心里忐忑不安,但也得硬着头皮的说下去:『也可以全数取回供款,另外这里是指..』


    我一直解说,他竟然明目张胆的,窃看我袖领下的春光!


    突然,他一下把我拉到他大腿上,『你也累了拉,就坐下来吧!』


    『不用了,这样不好意思的..』


    『怕什么,我都不介意!』


    说着,手肆无忌惮从后抓着我的右奶,完全没放手的打算。


    他是公司一等一的大客,我绝对不能得失他的,唯有『咕嘟』


    一声吞下去的,继续讲解说,奶子被他一下下搓弄,我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只好强作镇静的说:『这里是说,不问疾病、不问经济状况,一有意..一有意外,必定赔偿一切费用..』


    『原来是这样的吗?你不说,我还真不知呢?』


    他头枕着我左奶上,还撒娇的推磨起来,乳头被隔着衬衫的摩擦,同时,他的手己经摸着我大腿,让我尴尬极了,我生硬的翻过另一页,声音颤抖的说着:『最后一项,是说..呀..』


    他的手越摸越进入,己经潜入短裙里面拉!


    『先生,不要这样..』


    我捉住他的手,摇摇头的哀求他,他却更加兴奋说:『不要这样斯文?原来你喜欢狂野的吗?太好了!』


    他右手直接从腰间伸入底裤内,粗野的揉着阴户,左手抓上胸前,一粒粒钮扣的解开,嘴更吻到我颈上了。


    『不要..』


    我拼命拉住他的右手,却抵挡不了他的左手,他松开了我的衣衫,还解开了奶罩,『奶罩还是前扣式的呢..哇,连乳头都漂粉了,这不是为了讨好男人吗?』


    说着,他便不客气一口吸着右奶,左手搓弄左奶、放肆的玩着乳头呢,『不..』


    我一开口,他就强吻着我、舌都伸了进来,我完全反抗不了!


    手指插入了小穴,我双手都捉不住他,他曲着手指,『集集集集~』的、起劲的抠着,身体抵受不住拉、不受控的抽搐起来,淫水都不禁涌出来了。『太太,你看这是什么?』


    他在我面前,晃着湿透了的手、气味都传到鼻中,我好难为情啊,只好侧着头不看。


    他却继续说:『不知道太太是什么味道的呢?』,竟然把手指放到嘴里吸呢!『不要这样,这很脏..』


    我害羞的伸手阻止,但双手根本拉不住他,他一只只手指的吸啜,还好滋味的说:『太太的汁液好鲜甜啊!』


    他这样做,让我的脸红到快爆炸了,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他却站起身,把我大力按下去,『我都让太太舒服了,该太太服待我了吧?』


    随即解开腰带,裤子、内裤都应声而下,他晃着鸡巴压过来,鸡巴在我面前弹下弹下、一步步迫近,我只好一步步的后退,他却迫得我无路可退,鸡巴更顶到我的脸上,我只好侧着脸的说:『先生,不要这样..请你自重~~』



    『老张、老李不是也光顾过你吗?还扮什么矜持?』


    他一边淫笑、一边挥舞着半硬的鸡巴,『啪啪啪啪~~』的,一下下打在我的脸上,被他这么羞辱,我脸都滚烫起来拉,不过为了开单,最终还是打开了口。


    『啊..』


    我微微张开嘴,他己经急不及待,把鸡巴塞了进来,一股浓烈的腥味,立即袭击味蕾拉,腥味侵袭到喉咙和鼻里,但我仍强吞下来,拼命『雪雪雪....』的吸啜,只想尽快的完事呢!


    『啊,这么贤良淑德的脸,竟然这么会吸,真的看不出来呢!』


    『哎哟,太太的脸蛋圆润得来,有点下垂了..但不用怕,看起来更像大长今呢!』


    他口里说着淫语、却捉住我的头颅,不停的抖动屁股,臭气薰天的鸡巴,疯狂顶到喉咙里,我只好含着泪吞下去!


    『莎莉,你进来一下吧!』


    他按了电话的说,我吓得整个人冰冻了,他却紧紧按住我头颅、大班椅向前的进迫,『呜呜..』


    『太太要乖一点啊,不然就会被发现的啦~』,把我迫进了桌底,『咯咯..』


    『进来吧..《轻声》你也要用力的吸啊,不然,我就要动腰抽插啦』


    我完全不敢反抗,唯有听他的吩咐、用力吸着鸡巴!


    『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呢?』


    『东区证券、海西重工的那两份报告,波比做好了没有?』


    『都做好了,己经放了在你桌面啦!』


    他捉住我的头颅,不停上扯下压、若无其事的,在秘书面前插着我的嘴巴。


    『是了,你知不知道上来卖保险的那个熟女,去了那里?』


    『不知道啊,但我猜,她应该藏在隐闭的地方吧!』


    『你说的没错,上来推销都这么不正经,现在的熟女真是呢!』


    他把我的头颅,拼命塞到跨下,把鸡巴顶进喉咙里,我却怕弄出声音,不敢反抗!


    『没有什么事,我就不阻碍你了!』


    那个秘书好像知道了、淫笑的说着,『波..咳、咳、该..』


    秘书刚离开,他就扯起我的头发、拉起我的头颅,『太太忍得住不出声,根本就经验丰富嘛!』


    『不是这样的..』


    『太太不要说谎啦,来使出真功夫吧!』


    还未喘过气来的我,被他拉了起来,他用力一扯、把我的短裙和内裤,都扯了下来啦,我手忙脚乱的遮掩,他却把我转身过来、捉住我的屁股拉下去,『啊..』


    我叫了出来、鸡巴便坐进我体内了!


    『哎哟,太太把鸡巴坐进去了,小穴又湿又暖的,还这么多淫水,好舒服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右手抓着我奶子,放肆搓弄起来,左手就摸到我大腿了,『不要这样..』


    我拼命捉住他双手,但他太大力了,根本阻止不了他,『鸡巴都进了小穴里啦,太太还害什么羞?来吧,我们来尽情干一场吧..』


    『先生,请你自重!』


    『太太不干没打紧,那我叫保安,就说你签约不遂,企图强奸我..』


    我被他吓倒了,见他伸手去按电话,我不禁捉住他、羞耻的说道:『我干!』


    『那太太,就不可以只说不做啰~』


    我不禁心头一酸,只好强忍着泪水、无奈的摆着屁股..


    『太太啊,要干就不可那么呼衍了啦!』


    他捉住我双手,按到椅子把手上,我唯有点点头,握着把手的借力摇摆,一下下用力的坐下去,我不停摇摆着屁股,把鸡巴撞到深处啦,我就像触电一样,身体好难受啊,『太太根本就很熟练麻,还扮什么?』


    我竟然流出淫水来呢!


    『啪~』


    他手一下打到屁股,我红着脸、羞耻的说:『请你不要这样...』


    『不行啊,太太总是偷懒呢!』


    『啪~』


    我迫不得意,咬着牙根的抖动屁股,『啪啪啪啪~』


    的、把雞巴一下下吞進體內,『啊,太太擺得好快、好大力啊..你根本就想強姦我吧!』


    他突然捉住我的屁股,雞巴瘋狂的往上頂,一下下撞到子宮裡,我身體不禁抖顫啦!


    他雙手抓著我奶子,滾燙的臉貼著我的背、熾熱的身軀壓上來,手指撩玩著乳頭的說:『太太是不是好舒服呢?』


    雞巴不停捅進來,暖暖的充實陰戶,我只好抿著嘴,『太太害羞了嗎?女人真愛口不對心呢!』


    說著,便托起了我大腿,我不禁『啊~~』了一聲,屁股完全把雞巴坐進去了。


    『集集集集~』


    他突然舔到我耳窩,腰支不斷擺動、把雞巴插到深處,我完全反抗不了,馬上就崩潰啦,『太太的淫水,都流到滿地都是了,還裝什麼模、作甚麼樣?』


    他抱著我起來,在我耳邊淫淫的說,還顫著身子、神智不清的我,又被他擱在椅子上了!


    『啊!太太這麼鬼馬了,竟然穿可愛的內褲呢!』


    『不要..』


    他把我的早安吉蒂內褲退到小腿,猥瑣的立即劈開我雙腿,『啊..』


    小穴還在高潮之中,雞巴一插進來,我就觸電一樣、受不了的顫動啦!


    椅子『吱吱吱吱~~』


    的、隨著他的抽插響起來啦,『老張、老李真的沒騙我,太太的小穴,真的越幹越緊、越幹越多汁呢!』


    他一邊羞辱著我、一邊壓在我身上,用力的擺腰,把雞巴重重撞進來,我羞恥極了拉,身體都不禁滾燙起來呢!


    『啊,太太你是怎樣做到的,生了小孩還那麼緊,是每晚想著男人,訓練陰戶縮緊嗎?』


    他越是這樣說、我心裡越是難受,他卻越說越興奮、雞巴越插越急,手還摸到奶子上呢,面對著他的侵犯,我唯有側著頭、閉著嘴,任由他在身上放肆。


    『太太好多淫水啊,好舒服吧!其實太太是不是為了和男人做愛,才做這份工作呢?』


    他拉緊把手、瘋狂擺動腰支,把雞巴不斷撞進小穴裡,我被他撞到狂吞口水、話都說不出來了。


    『太太還臉紅啊,好可愛呢!』


    他腰支不停抽插,嘴巴卻貼過來、強吻到我口裡,我想推開他,但他厚實的身軀壓過來,我怎都推不動呢?『我來讓太太更舒服,好嗎?』


    他捉緊把手,腰支突然開了馬達一樣,『啪啪啪啪~』的發狂撞到屁股、雞巴狠狠的捅進來,插得我全身猛晃、嚥不下來,忍不住『嗯~~』了一聲..


    我双手急忙掩着嘴,他却捉住我双手,硬生生的拉开来,『太太好舒服吗?想叫就叫吧,就让出面羡慕我们多风流吧~~』


    我紧张得快哭了,含着眼泪、拼命摇头的说:『不..不要..』,看着我哭着求饶的样子,他更加亢奋似的,把我双手紧握到把手,屁股更疯狂的不停抽插,『啊~~』


    我身体不禁抽搐起来了..


    『太太好自私啊,不等我就高潮了两次!』


    他兴奋的说着,便拉了我起身、自己却蹲了下来,看着我湿答答的小穴,我神志还未清醒,只得挨在椅子上,『啊,湿得乱七八糟的,是太太太好色,前夫满足不到你才离婚吗?』


    说着,他竟然一头埋在两腿间,双手瓣开阴唇、舌头拼命往小穴的钻,不停舔着阴户!


    『呀..』


    私处都发麻了,屁股不禁颤抖,我咬着手指、轻轻叫了出来,他却大口大口的吸着,『呀,太太你太淫乱啦,淫水流个不停,看来就是鸡巴才可以满足你!』


    说着,鸡巴己经磨着阴唇,触电的感觉奇袭而来。


    我受不住一震,鸡巴随即插了进来,他从后紧紧抱住我,粗犷的双手粗暴的搓弄,把两乳搓圆按扁,炽热的脸贴着我的颈说:『太太的乳晕好大啊,被很多男人玩过了吧!』


    『不要..不要说这些..』


    我红着脸、羞耻的回答,他却大力掐着乳头、左拉右拧的玩。


    『呀!』


    我痛极了,急急拉开他双手,不禁大叫:『好痛..不要、不要这样~~』


    『太太又口不对心了,小穴明明越夹越紧呢!』


    他越掐越狠、越用力,扯着乳头不放,身体都痛得崩紧了,我受不了的哀求他:『你..你放过我吧!』


    『太太夹得好紧啊,夹得我好爽,啊,我受不了啦!』


    他这样乱叫,我羞愧得说不出话来,我反抗不了他,只得任由他玩弄。


    他却开始吻着我颈背,越吻越上,湿湿的舌舔进了耳窝、气都喷到耳内的说:『太太的阴道真的好紧呢,前夫以后都干不到,一定很伤心呢!』


    『吱..』的一里声,窗帘竟然在我面前自动拉开了!『呀..怎么会这样?你干了什么?』


    我吓得惊惶失措,双手只知慌忙掩住脸,他却摆着腰的说:『干到好东西,当然要和人分享拉!』


    他捉住我手腕,硬硬把我的双手拉开,要是被人认出来,我不是无地自容了吗?脑袋像烧了起来,泪水不禁涌出眼眶啦!粗壮的双手捉住我,无论我怎左扭右扯,都反抗不了他,只能侧着身回头,含泪的哀求他:『不要、不要..』


    『不用怕啦,就让下面街上的人,欣赏一下太太的好身材吧!』


    他一边说、一边无情的抽插,『啪啪啪啪~~』的,不停撞到屁股上,迫得我越行越前,『啊,太太的大奶压了上去啦,下面的人一定看得好兴奋呢!』


    他整个人压到我背上,把我压在窗前、双手都按到玻璃上,火热、沾满汗水的身躯压下来,身体变得更是敏感呢~~


    『太太真变态,对着街上数百人做爱,竟然还狂流淫水,阴道越夹越紧呢!』


    他越是这样说、我越是羞耻紧张,『看看,下面有人指上来了!』


    『啊,太太看我干得多激烈,玻璃上,干出蒸气印来呢!』


    不停在耳边说着、热气喷到耳窝里,鸡巴不断抽来插往,快感竟然直奔大脑呢!


    『太太,来替我生个B吧!』


    我心都寒了,拼命摇头、转身想推开他,他双手却捉紧屁股,『啪啪啪啪~』的狂插进来,我都不禁腿软了,根本无力反抗,『啪!』


    他一下狠狠的,把鸡巴顶到尽深,我控制不了自己,全身抽搐起来、大腿失控狂震,就对着万人空巷高潮了~~


    等滚烫烫的精液,都灌进了子宫,他便一下抽出了鸡巴,『呀..』


    我身体禁不住栗动,脑袋失神、双脚无力的跪了下来,他却挺着沾满精液的鸡巴,走到我面前,我知道什么事,迷迷糊糊的张开嘴巴,鸡巴便塞了进来。


    腥味刺激着味蕾,但他兴奋的捉住我头颅,我只有配合着他,『骨~~』


    一声吞下精液、用力吸着鸡巴,『啜啜啜~~』


    『太太嘴巴好厉害啊,实在太会吸了!』


    他牢牢捉紧我头颅,再打了一次冷颤~~~


    『人妻,这个我就拿来纪念了!』


    只见到他随走拿了我的内裤,塞入了裤袋,『不要这样..求求你还给我吧!』


    他没有理我,反而按了电话的说:『莎莉,你两分钟后进来一下!』


    我整个人吓得慌了,急急戴上奶罩、穿上恤衫,脚夹硬的塞进高跟鞋里,而他就对着表的说:『一分半钟..一分钟..三十秒..』


    我还未整理好衣衫,领口的钮子没扣好、衫尾未收入腰间、头发还是乱的,便被推了出房门,只见办公室内,每个人都看着我,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忍不住耻笑出来,让我尴尬到极点了!


    我只好低着头,急速的逃走,汗水,流到大腿的精液、淫水,还有他的口水,都黏着全身的,很不舒服,总觉得一股异味,从自己身上渗出来,这样在街上走着,己经让我想找个洞窜进去了,终于找到一所公厕,才让我可以进内,好好清理干净!


    之后,便去了一间便利店买避孕丸,老实说,被整整干了一晚,我也被干得饿了,所以也买了面包和水,便利店职员见我这么一个大婶,竟然是来买避孕丸,不禁好笑,却让我好尴尬呢!立即走出便利店,走到了僻静的公园,才敢坐下来,吃避孕丸和宵夜。


    没有读过大学的我,嫁给了老公就一心相夫教子,乳头也是为讨喜老公而漂的,没想到,老公说变心就变心,就留下我和正读大学的儿子,40多岁、没有工作经验、没有学历的女人,还可以做什么?就是没什么入职要求的经纪吧!


    但经纪这一行是没底薪的,不能开单就没钱了,为了养活自己、供儿子读大学,每份单对我都很重要,有时迫不得意,要顺从客户的一些要求,『这么晚还坐在公园,是出来做的吗?』


    想着想着,原来有位约70岁的伯伯,己经走近了过来,还向我问价,『对不起,我不是那一行的!』


    我站了起身,本来打算离开,不对,这里是豪宅区来的吗?伯伯的衣着来看,也挺光鲜的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