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被凌辱的黄蓉.

    发布时间:2020-02-08 00:00:26   


    等黄蓉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密室里,赤裸着全身被人成大字形捆在一张石床上。自己刚刚还在指挥宋军在襄阳城外埋伏蒙古人,但不知怎么忽觉浑身酸软,然后便昏了过去,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黄蓉运了几次真气,但体内却全无反应,而且还是浑身酸软无力。努力了几次以后,黄蓉只好暂时放弃了,这时她又开始重新观察自己的处境。密室是石头砌成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奇怪的刑具。屋子的一角有张石桌,上面摆满了各种药瓶。


    自己身下的床也是石头的,但质地十分光滑。自己的手脚被用一种韧性极强的细绳捆住固定在床的四角。床不平,从自己腰的下部开始床面开始向上凸起了一段,加上自己的腿被分的很开,阴毛又都被剃掉了,自己的阴部就完全暴露在外了。


    黄蓉的口中塞着一个中空的铁球壳,这样一来她就连咬舌自尽都不可能了。


    正当黄蓉不知所措之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密室的门开了,进来两个少女。两人蒙着面,看不到相貌,个子稍高的少女手中牵着一条狼狗。两人关上石门后摘下了面罩。黄蓉看清两人相貌后大吃了一惊,原来二女正是郭芙和郭襄。


    黄蓉看出两个女儿的目光透出一股奸邪之气,两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被人迷了心志?可两人目光并不呆滞呀?“呜…啊…呜…呜…”她想问个清楚,可铁球使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郭襄走到石床前,黄蓉这才看清两个女儿的乳头上都穿了小铁环阴部的毛也都剃掉了。“娘,可想死女儿了,您还那么俊呢。”郭襄的话把黄蓉吓了一跳,女儿的声音里充满淫荡,活脱一个小荡妇。


    “呜…呕…呜…嗯…唔…”黄蓉又开始试图挣扎,可无情的刑具把黄蓉牢牢地固定在石床上让她动弹不得。


    “妹子你瞧,我说什么来着?别看娘一天到晚满嘴都是什么贞烈、贞节的,其实也是个淫材儿,真个犯起浪来比咱们姐妹可得凶上百倍都不止呢。这不是还没给她抹药自己就浪叫起来了,呆会儿上了药还不知道娘是付什么淫贱相呢。”


    “姐,瞧你,你没见咱娘刚刚还挣了又挣么?娘才不是什么淫材儿呢,要不圣主还用让咱俩调教娘吗?等上了药,哪个女人不都是一个样儿?”


    “呜…嗯…呜…唔…嗯…”听到两个女儿满口的污言秽语而且句句还都是侮辱自己,黄蓉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拼命的挣扎想坐起身来,她想知道自己平日的心头肉怎么会变成这付样子,可黄蓉拼命地挣扎在两个少女眼里只是一阵阵性感的扭动。


    “哼,我说什么来着?这骚货越骂还越来劲了,你看咱娘那付骚相,以前也一定好不到那去,我看以前八成像我说的…”


    “你…你胡说,咱娘再怎样也不会和杨大哥还有大武、小武哥他们私通的,就算娘有点不要脸也…娘最多也就是拿根筷子、黄瓜之类的自己解解痒…”


    “呜…嗯…嗯…唔…呜…”黄蓉近乎疯狂地挣扎起来,她快要被女儿们气死了,可捆她的绳子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


    “别急呀,娘,女儿知道您现在浪的要命,女儿这就给您解火。妹子,你还不快给娘上些药膏,我先给阿黄弟弟弄一弄,一会儿咱们一块儿好好孝敬孝敬娘。”


    郭芙说完就俯下身去,开始用手轻轻拨弄狼狗的肉棒,而郭襄则从石桌上拿来一盒药膏开始在黄蓉的阴部涂抹。药膏一接触黄蓉的身体黄蓉就知道这是一种春药,而且这药十分厉害。


    “嗯…嗯…唔…嗯…哦…嗯…呜…”黄蓉怎么也不愿相信女儿会这样对待自己,她绝望地挣扎着,眼泪开始沿着脸颊滴到石床上。而手脚上坚韧的绳子和?子依然残忍地禁?着黄蓉,使她动弹不得。


    郭襄并不理会母亲的挣扎,她在黄蓉的阴部内外涂满了春药然后把剩余的药膏抹在黄蓉的两个乳头上,最后郭襄又拿处一枚红色的小药丸用一个细长的镊子将药丸直接塞入黄蓉的下体深处。这个药丸可非同小可,刚刚放入体内黄蓉就感觉下体火烧火燎,麻痒难当。


    当郭襄收拾好了黄蓉,郭芙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那条叫阿黄的狼狗仿佛对自己要做的事很是轻车熟路,郭芙刚放开它,它就跳到石床上,迫不及待地在黄蓉的阴部嗅了嗅就舔了起来。


    “呜…呜…呜…嗯…唔…哦…呜…呜…”黄蓉疯子似地呻吟着,仅存的理智要求她一定要摆脱肉体的快感。黄蓉泪如雨下,她不明白自己心爱的女儿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两个女孩看着狼狗凌辱自己的母亲,渐渐也按奈不住了。


    “姐,你瞧阿黄弟弟多喜欢娘呀,你再听娘的浪叫,它俩可真是一对儿,咱们选个日子把娘嫁给阿黄弟弟吧。”


    “哼!你个小贱人还好意思说呢,自己被阿黄干时不知淫液流了多少。妹子,你爱阿黄都爱疯了。明知道咱娘是个淫贱货,你还拿阿黄来勾引娘,然后又逼要娘嫁给阿黄…”


    “哎呀,姐姐!你快别说了,都要羞死人家了。人家就是喜欢阿黄弟弟么。娘长得这般俊俏、可人,我自然想让阿黄尝尝鲜了。再说了,娘又不亏什么,你别看娘现在又哭又叫唤的,其实娘一定爽得不得了了…”


    “呦,照你这么说娘还得谢你了,你个小骚货,你找条狗来奸娘,你还有了理。亏了娘当初为了救你被公孙止和他那帮臭徒弟在绝情谷里奸淫了四、五个月。”


    “哼!净说我了,当初大武哥、小武哥都喜欢你,你又举棋不定的,娘怕引起内乱就去勾引他们两人,结果在荒郊野地被他们两兄弟干得死去活来,后来你又用剑伤了杨大哥,娘又出面替你摆平,结果被杨大哥带走两个来月,天天边被杨大哥干边给龙儿姐姐舔穴,最后娘还是帮杨大哥的大雕解了十几回火才被放回来的。娘刚回来时站都站不稳了。你后来和大,小武通奸被耶律大哥发现,为了讨好耶律大哥你还往娘的茶碗里下迷药,让他干娘…”


    “噫,怪事。平时我给你讲你不信,还说什幺娘贞洁,今天我刚说你两句你就都搬出来了。”


    “哎呀,姐,我说不过你。反正襄儿就是要娘嫁给阿黄弟弟!哼!”


    “那娘要是不乐意呢?”


    “娘,娘才不会不乐意呢…”郭襄被姐姐说得有点着急了,“再说,反正娘的武功也被圣主封了,连动一下身子都费劲,娘要是实在不听话就…”


    “嗯…呜…呜…嗯…”黄蓉的一阵强烈的呻吟声打断了姐妹的对话。狼狗早已经舔食够了黄蓉的淫液,开始干黄蓉了,而黄蓉此刻达到了第一次高潮,但狼狗显然不打算现在就放过黄蓉,它在黄蓉身上快速运动着身体仿佛在说:“别急,才刚刚开始呢。”



    黄蓉在淫药的作用和狼狗的侵袭下精神早已崩溃了,任由狼狗奸淫自己,她吃力地扭动着身体不时发出一阵呜呜的浪叫,叫人不知她是在做形式上的抵抗还是在配合身上狼狗的动作。黄蓉的呻吟声在中空铁球的干扰下显得格外诱人。


    “哎呀,好了,好了。就算要嫁也得等先调教完了再说呀,过一会儿阿黄就完事了,你去把黑子带来吧。别把正事耽误了。”


    “知道啦,”郭襄轻轻一笑,“不过你得先答应把娘嫁给阿黄弟弟。”


    “好,好!这么一点事姐姐还能做主,就依你的愿,调教好娘之后选个日子成亲就是了。不过阿黄是十圣奇兽之一,可娘不是处子了…”


    “不碍事的,让娘当妾就行了。那我先去带黑子来,你们俩可要好好伺候娘哦。”


    郭襄高兴地出了密室,屋子里只剩下郭芙还有黄蓉和她的“未婚夫”了。郭芙摘下了黄蓉的塞嘴球俯身吻起黄蓉的嘴,双手还不住地揉搓黄蓉的两个乳房。


    “唔…哦…快…快来…哦…呜…我要…哦…唔…”黄蓉胡乱地、艰难地呻吟着,现在她早已忘记了廉耻,只觉自己需要和什么东西做爱。


    当黄蓉达到第四次高潮后狼狗心满意足地结束了对她的奸淫,它又舔了黄蓉几下就蹦到床下去,坐到一个角落里去了。经过那一阵摧残的黄蓉已经不再挣扎,她精疲力尽地瘫卧在石床上喘着粗气。而郭芙则含着黄蓉的一个乳头轻轻地吸吮着,同时用手揉搓着黄蓉的另外一个乳房。


    “芙…芙儿…”过了一会稍稍恢复了神志的黄蓉开始能断断续续地说话了,“你…你们这两个小畜生到底在干什么呀…你…你们这是怎么了…”


    郭芙好象刚要说什么时郭襄回来了,黄蓉看到郭襄还带来了一只比她矮一节的黑猩猩。黄蓉好象已经知道了她们要做什么,她又开始徒劳地挣扎起来。


    “不,不,放开我!你们这两个小畜生!快放开我!放开我!芙……芙儿,别,别往我身上再抹药了!不,不!你们两个小畜生!我是你们娘啊!放开我!放开我吧!”黄蓉现在已是泪流满面,她扭动着身体,可全身的酸软无力使她绝望,几次想咬舌自尽可牙齿根本使不出力气。


    “不!别!芙…芙儿,别把那药丸塞进去,娘受不住的,娘真的受不住啊!不!…不!不要!襄儿,快拦住你姐姐呀,娘会没命的!娘求求你们放了娘吧!不!别呀!求你们了!求你们了!娘没干过对不起你们的事呀!你们不怕遭…啊…不!不要呀!不要!你们若真恨我就杀了我吧!娘求你们了!别!不要…”


    两个少女并不理会黄蓉的哀求,很快她们便完成了准备工作。很明显黑猩猩也是经过训练的,它爬上禁?黄蓉的石床开始玩弄黄蓉的阴部。猩猩把几只手指插入黄蓉的阴道搅动几下然后抽出来舔食粘在上面的黄蓉的淫液,反复几次后它干脆趴下脸去直接舔黄蓉的下体。黄蓉绝望的呻吟声仿佛刺激了猩猩的胃口,它开始越来越快地贪婪地舔食黄蓉流出的淫液。


    “娘,您可真是的,怎么还没过门就偷起汉来了?”郭芙在一旁开始用言语挑逗黄蓉。


    “你…哦…你这小畜生!”


    郭芙接下来的行动对黄蓉来说到不是太意外,她狠很地给了黄蓉一个耳光。


    “你个老骚货!别以为喊你声娘你就能放肆了!”


    “算了,姐姐。回头阿黄弟弟自己会罚她的。”


    “我…我…哦…啊…我…嗯…不!不要…哦…嗯…”黄蓉已经无心顾及姐妹两人的话,因为黑猩猩已经将它的肉棒戳进黄蓉的阴户,巨大的阳具撑满黄蓉的阴部,龟头直抵在子宫宫颈。极快速的抽搐带来的快感冲击着黄蓉。


    郭襄爬上石床,把自己的阴部紧紧贴在黄蓉嘴上要求黄蓉为她口交,黄蓉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在淫药的作用下开始为女儿服务。生理上的快乐和精神上的痛苦交替折磨着黄蓉。


    她听到两个女儿淫荡的声音,她们好象在谈几种动物。黄蓉感到深深的绝望和恐惧,她想到自己已经不可能逃出这个兽交的地狱了。


    第二天黄蓉醒来的时候郭襄已经在床边等她了,黄蓉发现自己手脚上绳子已经解开,浑身上下还是没有一点力气。


    “娘,您可醒了,姐姐和我都等您半个多时辰了。”说完郭襄又开始往黄蓉身上抹药。


    “别,别!襄儿,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待娘啊?到底…啊…不!襄儿,你住手!不…啊…不行!你,你们是到底怎么了?”


    “娘,您就别问了,一时也说不清。”郭襄边把一枚栗子大小的绿色药丸塞进黄蓉的下体边说:“圣主已经答应把您赏给姐姐和我了,等调教好了您,我们就选个日子让您和阿黄成亲,凭您的相貌、武功以后还能跟我和姐姐一同出去为圣主办事呢。”


    “不,不行…啊…快,快停下!”黄蓉已经无心再听郭襄说话,她身上的淫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来吧,姐姐都给您准备好了。”郭襄给黄蓉上完了药,就抱起黄蓉出了密室。


    她们经过一段石砌的通道再通过一道暗门来到了一个小院子里。郭芙已经在院子里等她们了。


    “你怎么这么磨蹭!”


    “娘刚醒啊,总得让娘休息好吧。”


    “好了,好了。赶紧开始吧。”


    郭芙说完就从院子角落的一个月门出去了。郭襄则把黄蓉抱到院子中央的一面高高的斜面石桌上。


    桌子的四角嵌有四个铁?子,不久黄蓉就被女儿头上脚下地?在石桌子上了。这张桌子下方也有突起,而且被?在上面的人两腿会因桌子的角度向下弯曲,这样黄蓉的阴部就又是暴露无疑了。


    郭芙牵回了一匹不高的红马,一进院子郭芙就开始蹲下身去用嘴含住马的阴茎。等马完全勃起后郭芙就把马牵到石桌前。她不理会黄蓉的哀求放开了?绳,马则立即把前腿搭上桌子。


    在郭襄的引导下马的阴茎很快对准了黄蓉的淫穴,插了进去。马的阴茎很快通过黄蓉的阴道,龟头一下子卡住了黄蓉的子宫宫颈。马的阴茎开始飞快地抽送,黄蓉的身体开始跟着上下颤动。


    过了一会郭襄已经看得面红耳赤“姐,姐姐,娘那里还要等半天,咱们也来乐乐吧,我…”


    “哼,你个小骚货一天到晚要个没完,坐下吧。”


    郭襄坐到石桌旁的一张石凳上,背靠着石桌分开双腿。郭芙则在她身前跪下双手扒开郭襄的阴唇开始舔郭襄的阴部,郭襄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双乳不断发出浪叫。等到郭襄泄过一次之后郭芙把郭襄抱下石凳,妹妹在上,姐姐在下两人成69式躺到了草地上。


    “襄儿,老规矩,谁先动不了就算输了。”


    “不来嘛!姐姐使赖,姐姐都先舔过人家了…啊…呕…嗯…”


    母女三人娇声不断。


    黄蓉此时已经是第七次高潮了,她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口中不断发出幸福的呻吟声。


     


     


     


     


     


    第二章 意乱情迷


    “郭伯母,郭伯母。您醒醒,该吃药了。”


    黄蓉是在一间看来普通的房子里被叫醒的,房子里有一张和密室里一样的石床,床头的小柜子上摆着很多各式各样的药瓶。屋子的墙上挂满了各类刑具。这时的黄蓉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被一种毛茸茸的红色绳子绑在一张弓形躺椅上,手脚上还拷了铁?。绳子仍是把黄蓉绑成大字形,并且还在黄蓉的胸前和阴部紧紧绑了几道,绳子深深陷入黄蓉的阴唇中使她显得格外性感。


    一个白衣女子正捧这一碗药汤站在她的身旁。黄蓉认出这个白衣女子是小龙女,她也和自己的两个女儿一样双眼透着一股奸邪之气。


    “芙儿和襄儿去给圣主办事了,我替她们伺候您几日。真对不住您,我这里只有逍遥椅,您先凑合躺些日子吧。”说完小龙女开始往黄蓉的嘴里一点点灌药。


    黄蓉全无抵抗之力,只能任小龙女将药给自己灌下。之后小龙女拿起一个药瓶往黄蓉的阴部和双乳上擦药,黄蓉只能发出几声微弱的呻吟任由小龙女摆弄自己的身体。等小龙女把一颗深红色的药丸塞入黄蓉的下体后,黄蓉浑身上下已经又是火烧火燎了。


    小龙女俯下身来,两片香唇贴上黄蓉的嘴巴,黄蓉立时感觉头昏脑涨在淫药的作用下竟也来了快感。可小龙女好象没有进一步蹂?她的打算,吻过黄蓉后她直起身子一只手轻轻地抚摩黄蓉的脸。


    “郭伯母,您也三十多岁了可看着竟然还像个二十来岁的少妇。您还是看开些吧,这样活的不也痛快吗。龙儿知道您是个贞烈女子,可被淫欢圣教抓来的女人还没有能逃出生天的呢。像芙儿、襄儿那样不是也挺好吗。再说就算您逃了或自尽了,您不为芙儿、襄儿她们想想吗?若她们因为您被圣主打入淫欢洞您不心疼?”小龙女略微沉吟了一下,“唉,我本不该跟您说这些,您现在还是乖乖听话吧,以后您就明白了。”


    说完小龙女就离开了房间。


    听了小龙女的话黄蓉感觉事情隐约有了一些眉目,原本一心想着自尽的黄蓉暗暗决定要先忍辱负重查清这个什么淫欢圣教。可过了没多久黄蓉身上的药开始起了效应,黄蓉感觉浑身热痒难当,特别是下体中犹如有无数条小虫来回乱爬。


    被春药弄得欲火焚身的黄蓉偏偏浑身上下动弹不得,这滋味实在难熬,黄蓉已经开始轻声呻吟起来,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慢慢淌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小龙女回来了。这时黄蓉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淫水也已经流了一大滩。黄蓉身子轻轻扭动着,她的下体痒的要命,黄蓉想挠一挠,可无情的绳索紧固着她,使她动弹不得。


    见了小龙女黄蓉就像见了救星一般,她只希望小龙女像自己的两个女儿一样将她好好“调教”一番,可小龙女却只是在一旁满脸得意地看着她,没有一点要动手的意思。


    “龙…哦…龙儿,求…嗯…求你…”黄蓉早已经失去理智,现在的她只想让什么东西帮她解解下体的痛苦。


    “郭伯母,您要龙儿干什么呀?”


    “好…嗯…好龙儿,快,快帮伯母…哦…帮伯母解,解解痒啊!”


    “郭伯母,您哪里痒啊?”


    “我…嗯…我下面,下面痒。”说着黄蓉又哭了出来,这到不是因为小龙女故意挑逗她的话,只是黄蓉实在受不住淫药的折磨,她的淫水又开始大流特流了。


    “下面是哪里呀?郭伯母不说明白龙儿怎么帮您呀。”


    “是,是我的小穴。快,龙儿,伯母求求你了,快,快救救伯母,快呀!”


    “哎呀,您早说不就行了,龙儿伺候您就是了。”说完小龙女就把食指伸入黄蓉的密穴之中,轻轻拨弄起来,还不时把手指含回嘴里然后说一句:“郭伯母,您的浪液好香哦!”


    小龙女的手指故意在黄蓉的蜜穴口慢慢游走,黄蓉淫水大作,不但不觉解痒反而感觉下体更加热痒难耐。没多久黄蓉已经难受得泪流满面。


    “郭伯母,怎么了?是不是龙儿弄得不好呀?”


    “龙,龙儿求你再用力些,伯,伯母好辛苦…”


    “郭伯母,龙儿不是男的怎能让您满意呀?”


    “你…哦…你给伯母想个法子呀…”


    “郭伯母,龙儿养了三只火猴,平时无聊了龙儿便和它们玩玩,本想让它们来伺候伺候您,只是怕您嫌它们下贱。”


    “没,没关系,快,快把它们带来…”


    “郭伯母,这可是您自己乐意的,您以后可不能说我的猴儿们趁您之危。”


    “是,是我自己愿意的,快,快呀…啊…”


    小龙女笑了笑就离开了黄蓉。很快就带回了三只半人多高浑身火红的猴子。


    那些猴子很通人性,见到黄蓉,不等小龙女下令,立刻就蹿到了黄蓉的身旁。两只较大一点的一只跳上黄蓉的肚子两手揉搓着黄蓉的乳房,嘴竟和黄蓉的嘴对在一起接起吻来,另一只则抓住黄蓉的两条大腿把嘴贴到黄蓉的蜜穴上吸允黄蓉的淫液。剩下一只稍小一点的慢了一步,见黄蓉身上已经没了地方急得抓耳挠腮。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知道欺负小三子。小三子别急,姐姐陪陪你就是了。”说着小龙女脱下衣服坐到石床上。


    “哎呀,小三子好坏!就知道欺负姐姐。”只见小龙女平躺在石床上,那只猴子正在把小龙女的手脚?到床四角的铁?上。小龙女口上娇声喊叫让猴子放开自己,可身体却并不挣扎。那只猴子拷好小龙女后干脆用小龙女的?衣堵到小龙女的嘴里,于是小龙女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


    与此同时黄蓉身上的两只猴子已经开始干黄蓉了。一只抱着黄蓉的腰,阳具在黄蓉的阴道里快速地抽送。另外一个则干脆把肉棒塞进黄蓉的嘴里让黄蓉给它口交。黄蓉的身体被弄得来回扭动,不断地浪叫,连结实的逍遥椅都开始发出吱吱的声响。


    叫小三子的猴子在小龙女的阴部吸食了一阵子淫液后也开始让自己的肉棒享受小龙女的肉体。小龙女在巨大肉棒的冲击下很快达到了高潮,小三子仿佛小孩受到了大人的称赞,肉棒更加卖力地在小龙女的阴道里进出。足足折腾了两柱香的工夫小三子才将自己的精液射进小龙女的下体。而它竟然不知疲倦,马上又把堵小龙女嘴的?衣拿掉,不等小龙女说话就将肉棒插入小龙女的口中。巨大的龟头顶住小龙女的喉咙使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小龙女只好用舌头把猴子的阳具向外推,于是小三子的肉棒很快又硬如铁柱了。


    猴子抽出肉棒,用?衣再次堵上小龙女的嘴,然后从柜子中拿出钥匙打开了小龙女手脚上的铁?,小龙女依然只是娇声呻吟并不挣扎。猴子从墙上摘下一双手?将小龙女的双手反?到背后。再把小龙女拖到床下,让小龙女跪在床边上身趴在床上。准备完毕之后,猴子开始进攻小龙女的后庭。只听小龙女呜地闷哼了一声,然后开始更加兴奋地嗯嗯呻吟,身体在床上来回摇动。


    黄蓉的情况比小龙女更糟,两只猴子经过几次换位之后,黄蓉已经被淫弄得只能低声呻吟了。两只猴子意犹未尽,但可能是奸淫黄蓉奸淫的腻了,所以当它们发现小龙女时就立即放弃了黄蓉,跳到小龙女的身边去了。于是小龙女被抬回床上,身上的三个洞立即都有了归属。小龙女好象对它们很是配合,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却毫不反抗,任由三只猴子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而被猴子抛弃的黄蓉则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黄蓉渐渐醒来。她依然被捆在逍遥椅上,身上猴子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都已经干了。而小龙女早已经被几只猴子折腾得死去活来,现在她正被成大字形?在床上,一只猴子在舔她的下体,另外两只则各含这小龙女的一个乳房,三只猴子依旧兴高采烈像是在品味美味佳肴。而小龙女虽然已经不支但依旧毫不挣扎,只是口上娇声求饶。


    “停,快停吧,姐姐求你们了…哦…快,快停吧…啊…嗯…”


    “呦,这是谁把龙儿姐姐弄成这样的?”随着声音近来两个少女。是郭芙和郭襄回来了。


    “哼!还不是这个死小三子!趁人家不注意就…”


    “啊,好你个小三子,竟然能将龙儿姐姐的穴道制住。”


    “我是没注意,不然怎么会…哼!不说了!气死了!气死了!”


    “龙儿姐姐,我看小三子是真喜欢上你了,不如你就嫁给它吧。”


    “襄儿!你怎么这么喜欢当媒婆呀,刚把郭伯母和阿黄撮合到了一块又打我的主意了。我看你自己到该早和阿黄成了亲才对。”


    “龙儿姐姐,你别乱说了,我已经把我娘许给阿黄了,我总不好和娘共侍一夫吧。”


    “那有什么的。反正郭伯母也是给阿黄作小。你作大不就行了。到时候襄儿管郭伯母叫娘,郭伯母管襄儿叫姐姐,嘻嘻…”


    郭芙和郭襄抱开几只猴子,放开了小龙女。小龙女穴道解开后也并不找几只猴子报复。只是靠在郭芙的怀里休息。郭芙和郭襄进来时就没有穿衣服,两人现在已经是不可一日不交合的浪女,办了一天的事回来本就已经春心大动,再加上看到了小龙女被三只火猴轮奸的场面早已经不能自己了。


    郭襄先忍不住了。她趴到床上抱起小龙女的两条腿,这样小龙女就被郭芙、郭襄姐妹俩横抱在怀里了。


    “龙儿姐姐,咱们三姐妹有好久没一起亲热过了,咱们今天玩一玩吧。”郭襄边亲小龙女的双脚边说。


    “姐姐被那三个小畜生淫弄了一天实在没力气陪你们了。你们玩吧,中间记得亲姐姐几口就行了。”


    郭襄见小龙女累了也不强求。于是郭芙和郭襄将小龙女放到里面两人成69式互相奸淫起来。


    此时黄蓉已经清醒,又开始浑身热痒难当了。原来小龙女给黄蓉喝的药甚是厉害,不吃解药就会一直春心荡漾下去。此时黄蓉已经不顾廉耻了,只一个劲地浪叫。


    “芙儿、襄儿,别光顾着自己乐,快来疼疼你们的娘啊!快,快来呀!”


    “襄儿,干脆今晚就把你、娘还有阿黄的亲事办了吧。”郭芙说道。


    “好呀!好呀!娘,您愿意嫁给阿黄吗?”


    “娘…娘愿意!娘愿意!襄儿作大娘作小…哦…我…哦…我要呀,快…快干我…”现在的黄蓉失去了理智,现在她只想快点和狼狗作爱。


    于是姐妹俩很快带来了阿黄和黑子。在小龙女的房子里举行了一套简单的仪式之后,郭襄成了阿黄的老婆,而黄蓉则当了小妾。


    刚拜完堂,郭襄就迫不及待地让姐姐把自己?到床上开始和阿黄做爱。小龙女用一根光滑的木棒替黄蓉解火,而郭芙则在地上和黑子交合起来。


    经过一个多时辰,小龙女见黄蓉等人依旧浪叫不止,于是便将郭襄从床上解下,用手?把三人的手都?到背后,再给三只火猴喂了淫药让它们替自己摆弄黄蓉,自己到旁边的房中休息去了。屋子里只剩下黄蓉母女任由五只野兽奸淫。


    第二日小龙女很晚才起床。当她回到黄蓉母女所在的房间时,三人早已经被淫弄得晕死过去了。小龙女解开郭芙和郭襄的手?,给三人喂了一些补药之后小龙女将黄蓉按原样在逍遥椅上捆好。自己今天晚上还要去为圣主办一件棘手之事不能守在三母女身边,为防三人再遭奸淫小龙女将五只动物锁了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